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j】留

开头先致以无比歉意【土下座】
sj向,文渣,无比ooc
觉得英文名不太符合就擅自用了中文
shadow:影   joker:愚者(稍微考虑了joker百搭牌当年有个的说法,选择了fool愚者这个翻译)  rose:蔷薇(比起玫瑰这个还是更喜欢蔷薇)  king和queen就是王和后啦
复健ing,若无问题,感谢阅读

夏季炎炎,笛声伴随着歌声传了过来,有人在锯着木头的声音“吱嘎吱嘎”地响起,蒲扇已经被随便扔在一旁,风扇吹出的风完全瓦解不了盛夏的酷热。
影就这么躺在侧缘,一动也不动。
“哥哥!”影头再向后看一些就能看见插着腰生气看着自己的可爱妹妹,“你太懒散了!”即使是在盛夏也依旧毫无破绽的可爱妹妹严厉批评了自家穿着无袖T恤,宽松短裤的哥哥。
“蔷薇,”影只是有气没力地说,“毕竟夏天很热啊。”
瑰丽色的女孩微微托起自己脸庞,露出了一副困扰的神情,说:“诶,这样的话,愚者的邀请我就帮你回绝了哦?”听到这句话,懒散瘫在地上的影立刻慌忙地爬了起来。
“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啊,哥哥!”可爱的妹妹鼓起了腮帮子,竖起一根手指直落道,“明明这不是哥哥昨天和愚者约好的吗,还跟我炫耀来着呢。”
这么听着的影渐渐回忆起昨天傍晚发生的事,啊,还真是,怎么就忘了呢。
着急挠着头的影只能庆幸自己没有真的热晕了头 还被妹妹带着嫌弃地关心。
“虽然昨天不怎么好,不过今天也算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呢,衣服需要我帮你准备吗?”蔷薇撩起全副武装的蔷薇花色和服的袖子,这么问。
啊啊,自己还真是被自己阿妹妹看不起呢,这么想着的影果断拒绝了她的帮忙。

[“那么明天见!”在夕阳下这么约好了。]

现在得先选好今晚要穿的衣服,时间还很多。

[“你和蔷薇就早点回去吧!”
远处传来工人劳碌地锯东西的声音。]

上一年的祭奠蔷薇病发,啊啊,似乎有点印象,那时,蔷薇似乎……穿的也是这种花色的和服来着?
不过,后来蔷薇病也抑制住了,愚者他们回到家后,大家也互报了平安。
到底为什么……今天会是重要的日子呢?明明前几天才是祭奠最热闹的日子。
乌黑底色,红色条纹的浴衣,可以和他配成一套。之后大概会被蔷薇偷笑的吧,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这套。
当他穿好出来的时候,蔷薇只是笑了笑,说:“果然呢。”
影惊讶于这反应,秉承爱着妹妹的本能,伸出手来邀请她,道:“那我们出发吧,公主殿下。”
蔷薇只是摇摇头,将他退出门,微笑地挥了挥手。
“好好去和愚者玩哦,哥哥!”
在他百般辩解中,还是独自一人被推出了房子,门被关上前听见了他家妹妹嘟囔道“真羡慕啊。”
哀叹着气,想着没有自家妹妹的祭奠余后的晚上有什么趣事。
“哈?就是说影一点儿都不期待和我一起去玩咯?”熟悉到不行的声音,影抬头便能看见他,如他想象般,那人穿着一身青白底色,蓝色条纹的浴衣,蓝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寄宿着万千星辰。
“不,我,那是肯定当然的吧!如果没有蔷薇的话,怎么见证我打败你那一刻呢!”影指着他,恶狠狠地说。
银发少年一脸不屑,语气带着调侃,拖着长音说:“诶,是吗……明明就一直没赢过我呢,直到那天也是。”
“切,愚者!总有一天!!”影带着自以为凶恶的声音说道。
“好啦好啦,”愚者将手背着脑后,回头笑了起来,说,“最后的祭奠开始了!”
嘛,总是这样,吵来吵去的,最终能做的只是跟在他身后。
盛夏的夜晚代替蝉鸣的依旧是那昼夜不停的工人锯东西的声音,最近有要重修的房子吗?

巫女跳着祭祀的舞蹈,铃声随着响起,河灯与小船寄托着人们的思念随河流下。
“影,你不放河灯吗?”愚者这么问。
影被突然的提问吓了一下,啧了一声,说:“不放,没有我需要思念的人。”
“是吗……”愚者眨了眨眼睛,烛火印在他脸上,让人捉摸不透。
祭奠即将结束,人群也开始慢慢散开了。
少了人们吵闹的声音,那声音也越来越响。
“那么,再见啦,影。”愚者挥手说道。
“哦。”下意识应话,愚者走向了通向荒林的路上,影赶紧拉住了他。
“怎么了?”
“这是我问的吧!你这是要去哪里!”莫名的火气就这么上来了,影都不知道怎么控制,狠狠抓住他的手。
“影,该回去了,蔷薇等很久了吧。”愚者只是笑着。

[“咔嚓咔嚓。”]

“愚者……?”为什么这时候会回忆起那声音?
他没有回答,他总是这样,永远走在前面,叫人抓不住。

[“我去那边看看。”银发少年独自一人出发了。
“要小心啊!”
“知道啦!”]

[“         ”
“是吗,那太好啦。”金眸少年松了口气。]

那天晚上没有下雨,铁锈的味道,红色油漆被泼在地上,周围的人都在说着……什么?
那时候,影紧握着蔷薇的手……那时候,愚者站在了他身边……?
是……这么一回事吗……
“该走啦,影。”愚者,这么说。
“啊啊,抱歉。”影轻轻笑了起来,悲伤地笑了起来,说,“五年来这么把你留下来,麻烦你了。”
“     ”愚者嘴巴张了张,然后身体开始一部分一部分淡淡消散在空中。
“那么,
さようなら”
不管是锯东西的声音,
还是一直以来无比熟悉的声音,
无论什么都消散不见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哥哥,玩的开心吗?”蔷薇探头询问。
“恩……”
“?怎么了,哥哥?”
“……好好说了,さようなら。”
“!”
“是吗……哥哥,王和后他们两个似乎后天才会离开哦,还有……明天,去看看吧,愚者的家似乎打算要重修,我们去看一眼吧。”
“好。”
蔷薇牵着自家哥哥的手,向前行。
“对了,蔷薇。”
“?”
“下一年一起去吧,去放河灯吧。”
“好啊。”

非常感谢你的阅读!!!其实我七月中旬是放了假,然后参加了夏令营,八月初就回来了,不过从回来开始就在不停地吃,几乎一直没停过……
然后写这篇文的原因是因为《蝉鸣泣之时》,昨天看了几集,然后跳跃看了几集,又看了故事的发展非常喜欢,打算今天开始就慢慢补……大概文中几个场景也稍稍提了点暗示,锯东西的声音没有明确表明是什么,而joker身体是一块一块消散暗指分...尸,rose羡慕的大概是shadow还能看见joker这事,而shadow记忆中上一年其实是五年前,记忆错乱了而已,king和queen在joker去世那年搬了出去,现在是回来扫墓,其实一开始是想表明king和queen搬走的,不过感觉这样提示会太多了,就放弃了꒰⑅•ᴗ•⑅꒱似乎从开始就不小心显露出rose不在了的感觉,非常抱歉,文笔不够。
之后开始会慢慢补齐60粉点文的,不过70粉点文我大概吃不消,就定个高一点的88粉再点吧……【抱歉啦】
最后的最后,非常感谢你的阅读【鞠躬】

评论(2)
热度(8)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