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cp】她梦见她最美好的时刻

文渣慎入,架空世界

完全无cp,有原作绘梨衣→路明非倾向

不喜误入


    绘梨衣发现她从21岁开始就梦见了一个与她长得非常相似的女孩的故事,就像一直在放电影一样,每次沉睡都会相连,但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的两位哥哥。

    她安静地看着一切一切的发生,就在快苏醒的时候如同观众一般离场。

    她感受着里面的无上欢喜,她感受着里面的怅然若失,她感受着里面的刻骨铭心……

    就这么几个月下去,绘梨衣的心情明显低落了下去,终于到了两兄弟无论如何都找不出原因的境地。在这么个状况下,他们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

    绘梨衣坐在两兄弟对面,眼里满是不解。

    “咳咳,”身为哥哥的源稚生率先开口,说,“绘梨衣,你最近遇到了什么不能说的麻烦了吗?”说着自己都开始有点咬牙切齿,哪个混蛋,敢欺负他家小公主!

    绘梨衣摇摇头,表示没有。

    “唉,哥哥也真是。”源稚女叹了口气,问:“绘梨衣啊,你最近精神不太好,很让人担心呢,你,真的没事吗?”

     啊,绘梨衣这下才反应过来,心情有些偷乐。

    “没事的。”她回答。

    “真的,没事。”

    她再一次确定地说,望着对面两位关心她至极的哥哥,说出了梦里的她从来都没有说出口的词

    “哥哥。”

    两兄弟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决定放手,两人对绘梨衣又是抱抱肩,摸摸手,无声告诉她他们永远在他这一边支持着她。

    这是她的幸福。

    梦逐渐到了尾声,这次,她看到了另一个人,一个长相精致,穿着整洁小西装的男孩,他一声不吭,和她一起观看了这场电影的尾声。

    梦里的她一直一直在期望着一个人,她喊他为樱花,直到生命的尽头,一直一直都想再见他一面,可是,这愿望却也无法实现了。

    那个男孩赶到了,赶到了这荒诞的舞台的尾声,抱着已经干枯的梦中的绘梨衣,打开了已经装满了绘梨衣和樱花的回忆的箱子,悲号着向这个世界宣泄着他的怒火。

     在那个男孩获胜之时,陪着她看的孩子终于开口了。

    “你觉得怎么样,这场电影,合你胃口吗?”

    绘梨衣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她不善于和陌生人说话,虽然她觉得这孩子的外貌有种分外的熟悉感。

    “是吗?确实啊,还真是场盛大的闹剧不是吗?”那孩子脸上挂着戏谑的表情,金色的眼眸里却什么也没有放进去。

    绘梨衣对这句话摇了摇头。

    “难道不是吗?”那孩子看着故事的主角轻轻道:“最后什么也没能拯救,无论是源家兄弟,还是把自己生命交付给他的女孩,只是把自己的生命又一次奉献出去而已,真像个跳梁小丑一般呢。”

    绘梨衣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声音带着点紧张却很坚定,她说:“可是,我觉得,她一定认为,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能够见到他,真得是太好了。”

    她此刻眉眼温柔,从那个梦开始,她就能感受她所有的情感。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当然知道那男孩真正喜欢的人不是她,可是那些一切,却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了。甚至在这个世上,即使她离去,也会有个人能够记住她,那,也许就是她曾到过这世上最好的证明了。

    世界很温柔,温柔到能让怪物来到这个世上,然后与另一个怪物认识,甚至成为了双方心中非常非常重要的存在,真是太好了。

     男孩静静听着她那一句一句断裂的句子,扬起了一个笑容,带着不屑又承载着些悲哀。

    “是吗,想必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绘梨衣在知道这是话题的终结的时候,毫无怀念转过身去,准备离场。

    “你要走了吗?”身后那个男孩发声。

    绘梨衣转过头,点了点头,轻轻说道:“那是她的人生,我知道她很幸福,所以,我也要回到,我的幸福去了。”

    男孩放声大笑,她似乎知道这孩子有点像谁了。

    绘梨衣从梦中醒了过来,窗外阳光灿烂。

    推开门就可以闻见她哥哥做饭的香味,和另一个哥哥招呼她过去,说帮她梳头的声音。


昨晚听着那首《落尽红樱君不见,轻绘梨花泪沾衣》忍不住在打完实验报告之后,写下来的,原作的绘梨衣,那是对她最好的结局。

但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安稳世界,我希望在她的世界里,岁月安好,现世安稳。

评论
热度 ( 4 )

© 事情总会一件一件一件一件完成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