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了

蠕动
最近沉迷i7和摸鱼

【17】祝

cp:一织陆(轻微97)

灵感是nagi正月卡,含各种私设

各种注意预警,文渣,不喜误入

(一)

三月,早樱。

初生的花芽才刚刚开放,尚未点缀满整个春天,但和泉一织很喜欢这个时候,特别是与神社红色的鸟居相映衬的时候。

和泉一织对贵船神社既陌生又熟悉,他的父母是照顾上一代祝巫女的人,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神社内,因此常会与他和哥哥谈及神社内的逸闻。但和泉一织从未踏进神社一步,只是远远望过,深冬里漫天飞舞的白雪也藏不住的朱红鸟居下哭泣的父母的身影。

上一代祝巫女的死亡对他的父母来说是巨大的痛楚,甚至打击到在上代祝葬礼的那几天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起来,但他们还是悉心照顾了那个作为新的祝而到来的孩子三年。

那个孩子并非是上代祝巫女的子嗣,因此在民间也有着不少的闲言少语。对此,他的父母曾表示,这个孩子是上代祝临终前最后的神意,是神明大人的意愿。

如今,他与哥哥将继承他们父母照料祝的任务,与曾经的他的父母一样。

朱红的灯笼静静伫立在石阶两旁,神社的石板阶梯对现在的他仍是漫长而又艰难的路。

和泉夫妇向神主大人年轻的女儿小鸟游纺请礼后,推了推两人的后背示意跟着她。

松开互相紧抓着的手,稍稍整理仪容,两人跟着这位大人请见位居神社最深处里的公主殿下,新任的祝巫女大人。

人类不允许踏入的禁地——本殿里,身著红白色巫女服的祝巫女大人就正坐在正中央。

赤发红瞳,带着漂亮又柔软的笑容的孩子。

你们好,我的名字是陆,你们叫我陆就好了。

无视纺大人焦急地阻止他这一行为,新上任的祝巫女大人如是说道。

那年,和泉一织,五岁。

(二)

祝巫女大人是个不成气候,不谙尘世的孩子,这件事和泉一织在和他相遇一个月就知道了。

他的哥哥非常习惯照顾人,因此对照料这个天真柔弱又什么都不懂的人可以说是得心应手,但这可不是什么吃醋,看着迅速收拾好祝大人寝室的哥哥,和泉一织在心底里说道。

明明是个比自己还要大一岁的人却比任何人都不让人省心,而且周围的人都太宠他了。

和泉一织一边帮忙打扫一边抱怨,照纺大人说的要求,一寸地的灰尘都不能放过。

“啊,一织。”做事利索过头的三月收拾几件衣物,将这些托到一织手上。

“最近天气变化得有点不太寻常,你还是把这些衣服给陆带过去吧。”

啊啊,还有这个刚认识没几天就被祝大人磨到开始直呼其名的哥哥。

不过确实,阳春之时虽开始转暖但远方吹来的风还是带着冰冷的气息,而祝大人也总穿着一袭单薄的红白巫女服,若是着凉可就不好了。

一织应声说好,拿着衣物便推开了门。

樱花花瓣顺着微风翩翩落下。

一个月,樱花尽数开放,漫过了整个山头。

和泉一织就算猜也能猜到祝大人现在会在哪里,虽然祝巫女说神明大人并不在意,坚持自己问过神明大人,但他还是百般担心他是否能踏进那个地方,神社本殿。

但这次非常出乎意料,高龙神的神像之下并没有那红色的身影。

一织皱起了眉头。神社外面风虽然不大,但吹多了还是容易生病,只能叹口气,找到祝巫女再好好教训他了。

找到祝大人,是在樱花树下的结社边上,那个人就静静站在那,看着樱花。

“祝大人。”一织开口打破这份宁静。

红发的孩子才刚回过神,被吓了一跳。

“啊,是一织啊。”他松了口气。

一织被他大惊小怪的模样弄得想笑,但又记起现在过来是为了教训一下这位祝巫女大人的,所以只能憋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祝大人,屋外风还是微凉,我希望你出门的时候能好好注意一下,记得添衣保暖而不是让他人担心。”

“啊,一织帮我拿来衣服了吗,谢谢你。”

红瞳满载着感激,他接过衣物披在身上。

本来严厉的台词就这么被这个人给忽视了,一织感到一阵无力。

“我说,祝大人……”

视线一下子就被红色所占领。

“我说,一织——”

“是!?”

认真的表情让一织下意识回应。

“我说过了吧,叫我陆就行了,祝大人什么的听起来太见外了。”

又是那个要求,一织有点头疼。

“请恕我拒绝,祝大人作为神明的代言人怎能轻佻对待,而且……”

眼前的孩子已经捂住耳朵表示抗议了,真是太……幼稚了。

看到和泉一织闭上了嘴,祝巫女开口说道。

“啊啊,一织实在是太啰嗦了,而且称呼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在意啦!”

看着祝巫女如平常般耍小性子的样子,一织觉得自己大概又躲过了一次那个不能让他接受的要求。

“不过,祝大人。想冒昧问一下,你在这里做些什么?”

“啊,都说直接喊我的名字了。不过在做些什么吗……”巫女静静看着眼前樱花树,说,“我梦见了樱花,而神明大人告诉我,总有一天樱花将会来到你的身边。”

和泉一织静静看着眼前的人吐出冷静的话语。

“那个时候……

……他们会来杀了我吗?”

 

“真是,太吓人了吧!”

和泉三月停下整理床褥的手,大声苦恼。

“我看我还是去陆的房间问问怎么回事吧,可是他有时候连自己说出了什么都不知道,这么过去问会不会让陆自我烦恼起来?啊啊,真麻烦。”

“哥哥,冷静一点。”一织拉住已经准备去祝巫女房间的自家哥哥。

“首先,这个时候,祝大人应该已经入睡了。其次,我认为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一定不知为何会说出这句话。”

三月眨眨眼睛,咧起不怀好意的笑容说:“你还在喊陆叫祝大人啊,是时候该屈服了吧。”顺便戳戳自己可爱弟弟的脸颊。

“哥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和泉一织抿了抿唇,有些不确定又坚定说:

“因为当时祝大人去到了结社旁看的樱花。”

“也是,神社到处都开着樱花,没理由是不会特意去到那边的吧。”

“恩,而如果我没记错,父亲母亲说过的,结社的意义……”

“结缘。”

“那便是神明的旨意。”

(三)

“我已经做好决定了,我要去阴阳寮工作。”

九岁的和泉一织这么宣布道。

“诶??!”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句话给惊呆了。

“一织织,这是打算抛弃掉陆陆和我们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诶,是,是真的吗,一织……”

“陆,请你不要被环给带跑了,我都说了不是这个意思了。”

“没事的啦,陆。就算一织不在也有我们陪着你啊!”

“哥哥,等……”

“噢,一织,我们会想你的。”

“都不对啦!!!”

面对面前吵吵囔囔的人,一织终于爆发了。

“是是是。”

除了几个真的担忧一织是否真得要离开的人,其他几个都特别敷衍。

“一织是真的打算离开神社吗?难道是我们神社哪里不够好吗?也是呢,我们神社规模本身就不大,难不成要扩建!?”担忧的人之中也包含了这四年来大概只能用这就是女性的秘密来解释一直没变的容颜的巫女,同时也是这座神社神主的女儿——小鸟游纺。

“……纺大人,请你冷静一点。我做的这个决定和神社本身没有关联。”

和泉一织看着开始陷入混乱的纺,不禁笑了起来。

“这是凭你自己的意愿做出的选择吗?”

在和泉一织的对面坐着的是这位居神社最上位的乃是神社的神主大人,小鸟游音晴。

“……是的。”

九岁的孩子面容还带着青涩,在学着大人正经的模样还不够火候,但眼神里带着的坚决足够让神主做出判决。

“一织,你要知道,神社的工作和阴阳寮的工作是没法一同做的,这说明你只能顾及其中一个。就凭现在的你在阴阳寮只能做直丁的工作,而神社的工作比在阴阳寮轻松,待遇也高,并且在此学到的东西也不比阴阳寮少。这样,你还打算去阴阳寮里工作吗?”

总是笑着眯起来的眼睛此时可以看到那双与纺相同的浅色红瞳,里面带着尖锐的省视。

“我知道。”

和泉一织弯下了腰,行着最敬礼,咽下了口水,坚定说道。

“但为了我的愿望,我需要去了解阴阳道,将那些全部为我所用。但我也绝不会疏忽神社所学的东西……恳请神主大人答应我这无礼的请求。”

“是吗……”神主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那个,神主大人。”祝巫女开口了,“我觉得,一织一定有他自己的考虑……所以,我也拜托你了。”

从未如此正经拜托别人的祝巫女只能对照已经低下头的一织的动作,像模像样地学起来。

和泉一织听到了二阶堂大和嫌麻烦发出的叹息声,然后重重磕下了头。

一个接一个磕头的声响,让一织不禁瞟了瞟四周。

连神主的女儿也低下了头。

“神主大人,拜托你了!!!”

啊啊。

糟糕得不行,视线开始有些模糊了。

神主最终还是开口了。

“和泉一织,你已经弄清楚你前进的的方向了吗?”

“是的。”

“既然如此,我阻止你也是没有意义的了。”

和泉一织忍不住违背礼仪抬起了头,仍溢着泪水的眼里带上了欣喜。

“那么......”

“我许可你的请求。”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在为一织而欣喜起来。

“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和泉一织将死命遵从这个请求。

“请神主大人下命。”

神主一如既往笑了起来,说:

“这个神社内全部事物,

特别是陆的事,

全都,不许对外人透露。”

和泉一织再次郑重地低下头。

“是。”

TBC

明明背景是平安时代却似乎没怎么提到呢,查资料的时候发现不管是巫女还是平安时代都好可怕啊。
想吐槽一下自己,作为孩子的一织未免太冷静了啦!
嘛,巫女一定是女性这点完全被我忽视掉了呢,就······这样吧。
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是从比较小的年龄认识的,所有就全部都直呼其名了,后续应该会有的······应该吧。

以上,感谢你的观看。

评论 ( 5 )
热度 ( 52 )

© 稳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