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过劳死

蠕动
最近沉迷i7和摸鱼

【17】祝 (四~六)

cp:一织陆(轻微97)
灵感是nagi正月卡,含各种私设
各种注意预警,文渣,不喜误入
(发现昨晚改的时候没粘贴上来……失策)

(四)
阴阳寮的工作非常繁忙而且无聊,作为里面打杂的直丁更是如此,但正因这个下级职位,和泉一织才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不同的人和事。
为了抄录阴阳寮里的各种书籍,和泉一织可为此拼尽全力,在阴阳寮里也获得不少的好评。
“做直丁的那个孩子是贵船神社的吧?”
“是。除了知道是来自贵船神社的和泉一族外都不明。”
“和泉氏吗……是从很早以前便服侍贵船神社的一族。”
“是的,听说,早年服侍上代巫女祝的和泉夫妇因无法接受新一代祝而整族迁移到深山里隐居,仅留下两个孩子在贵船神社里继任工作。”
“真是有一手啊……呵,走吧。”
“是,九条大人。”
正在抄录《山海经》的和泉一织隐隐约约听到了这段对话,虽然想分出点心思来思考这对他的目标是否会有所阻碍,但年幼的孩童单纯为了记住这庞大的知识就已经耗费了心思。
这么连着几个月下来,虽然和泉一织在尽可能补充所需的能量却也明显消瘦了下来,让和他同间房的三月非常担忧。
令不少人都惊讶的是,一织并没有搬离神社。在巨大的工作量下,他仍然会回到神社里,即使在这个时候已经没几个人醒着。
暮秋之时,天已微凉。
一织独自一人提灯走在夜晚的平安京上。
抄书的任务其实很早就完成了,但为了背熟里面的术式,他还是花了不少的时间。
夜晚的平安京寂静过头,这时候一个人反而会思考更多事情。
陆的身体不太好,最近因为太忙也没能好好说上话,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提醒一下他好好添衣。哥哥,壮五和大和这三个人也对自己关心过头了,反而更希望他们在陆的饮食习惯上更加关心。还有就是……
“一织。”
纺大人。
没有穿任何外出装束,红白巫女服在夜里分外明显。
小鸟游纺,神主大人的女儿,正提着灯笼站在前方,莞尔一笑。
也亏得如今道上没几个人,否则还不知晓会传出怎么的流言。
“晚安,纺大人。”
“晚安,我来接你了。”
温润的面容如记忆中般没有任何变化,一织乖乖跟在她的后面。
自他在阴阳寮学习之始,他就有所察觉了。隐隐有些什么跟在他后面,同时也能察觉到有另外的东西在保护他,虽然有时候回过头看的时候只能看到一只舔着爪子的熟悉的黑猫。而在他回到贵船神社附近时那些东西便消失了。
现在纺大人一出现,那些在他身后蠢蠢欲动的东西就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还不够格呢,一织握紧拳头暗暗与自己较劲。
“一织。”
纺大人的声音讲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不要勉强自己。”
和泉一织看着自己手上在生命线处隐隐出现的一丝血色,苦笑了起来。
“纺大人,我没事的。”
纺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比自己还要矮上几个身量的少年。
“我知道你是为了陆,但是你这样下去,负担太大了,万理大人也非常担心你呢。而且,长期下来,最影响到陆健康的人,会是你。”
“怎么会,我……”
一织的声音骤然停止,在看到鸟居下朝手呼气的赤发少年。
“陆!”
忍不住惊呼起来。
“一织,你回来啦。”
赤发的人笑起来明媚动人。
和泉一织快步向前,毫不留情斥责这个初秋夜晚穿着单薄的人,而陆也鼓起了腮帮子,开始抱怨一织太过劳累让所有人都担心等等的事。
最终结果可谓是两人都败下阵来。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大家都在里面等着你们呢。”纺轻轻笑了起来,前期两个人的手踏上石阶。
“……大家?”一织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
“恩,万理和三月还说要好好大显身手呢!好期待啊。”
“是哥哥的话,那不用怀疑,肯定好吃了。”
“劳累织这么肯定啊。”
“那是当然的啦,那可是我哥哥啊。等等,你说谁是劳累织啊,陆你这个笨蛋!”
真是久违的吵闹呢,纺这么想着笑了起来。
“一织啊,你们所有人的命运早已相连。”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悄悄低语。

锋利的长刀在月光下闪着独特的光,厚重的布料划过了轻巧的弧度消失在鸟居之下。

(五)
两年的时光白驹过隙,和泉一织已成为阴阳生从师于阴阳博士之下。
孟春之末,一织收到了祝的传令。
他身着白色狩衣,独自一人前往本殿。
高龙神像之下,赤发的少年赤脚而站,纺大人则正座在位居低一等的位置。
“和泉一织。”
少年转过身来,一织这才发现他手上拿着一把缠着咒术的肋差。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前的人比起相伴多年的人更像……
一织向后偏过了头,眼前瞬间被一片白光划过,一丝发丝被切割得平整。
没能跟上身体自行反应的思维有点发空,失去控制的身体则瘫坐在地上,但仍然反射性抛出藏在狩衣里的符咒,即使还未发挥作用,符咒便以燃烧殆尽。
跟前,陆则因为一瞬间的剧烈运动而开始喘气,握着刀的手已经在微微颤抖,赤色中掺杂着金色的眼瞳带着丝赞赏。
“神明大人,请您不要用陆的身体做这种事。您明知他的身体是受不了的。”
反应过来的一织尽全力来保持自己的冷静,眼里尽是心疼。
“和泉一织,反应不错。”
陆,此时应该说是神明大人俯视皱着眉头看着他的和泉一织,不禁想笑,这人还真是胆子够大的。
不过和泉一织胆子够大这件事在那个时候也早就知道了。
一织不知道神明大人又在打些什么哑谜,刚想开口询问,眼前便被递上了刚才拿来砍他的肋差。
“拿去。”
神明大人简短命令。
一织慎重接过肋差后,神明才开口:
“和泉一织,阳春即过,仲夏幽魂,百鬼夜行……你且拿去用吧。若这些小事都解决不了,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
一织稍稍明了神明大人接下来讲说些什么了。
“那么,陆,不需要你没用的守护。”
和泉一织握紧手中的肋差。
“我自会拼尽这条命保护他,不用你多言。”
神明大人因这无礼眯起了眼睛。
“那就展现给我看吧,
狂妄之人。”
静默不语的小鸟游纺是这一幕的见证者。

“陆,请你回去。环,快带他回去,你们两个可别闹了。”
和泉一织皱着眉头严厉说道,若不是身怀任务,他甚至想把这两人训斥几个时辰。
“我才不要呢!一织又想做危险的事!”
被劝的陆佩戴着神社本殿供奉的太刀,因为身量问题看起来非常不相配,但却又在一个奇妙的感觉中显得协调。
“我也同意陆陆的话。壮壮也超~担心的,都想跟着来了。”
跟在陆身边的环虽然没带武器,但挂在身边的小袋子里的符咒已经快多到溢出来,而本人则一本正经比划着待在神社里的大家有多担心,但是不被神主大人放出来,顺便还把一张纸式神递了过来,说是万理和纺酱给的。
看这齐全的装备,一织揉揉太阳穴。不用猜都知道祝巫女肯定是梦见到了什么,凭借身体本能而来的。
但和泉一织迄今为止为何要那么努力,原因就是为了减少陆动用神明的力量,现在怎能如此放任这人乱来。
“陆,你听好了。我现在不需要你们的帮忙,这也是我历练自己的时刻。所以,拜托你们了,回去吧。”
“诶……可是……”
“才不要呢。我和陆陆已经决定好了。而且连神主大人都答应了。”
和泉一织长叹一口气,虽说陆一做出决定就不会退缩但如果不断去劝有可能把他劝回去,但环也在的话就麻烦的很了。
如此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算了。环,你一定要保护好陆。”
“绝对没问题。”
“我自己也能保护好自己的啦。”
看着这种安排,陆不甘心抗议。
“我倒希望你能安静在旁边看着,不要做多余的事。”
“什么叫多余的事啦,一织!啊,你别不听就走啦!”
抗议无效。

“唔。”
“没事吧,陆?”“陆陆,身体不舒服吗?”
“嗯……没事。不过前面。”
陆指了指前方,突然间抓住了环的衣袖。
“陆陆?”
“环绝对不能去。”“蛤?”
“不知道,但是,但是,绝对不能。”
环看看明明大一岁却比他还要娇小瘦弱的人,抓着他衣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不知是担忧前方的未知还是担忧环的安全。
环笑了起来,揉了揉陆的头。
“哇。”
“没事的啦,陆陆。我都答应一织织要保护好陆陆了。对吧,一织织?”
“啊,恩。是啊……环,你等会儿守在陆旁边就行了,拜托了。”
和泉一织有不好的预感,祝巫女的直觉和预言是不会有错的,担心了起来。
平安京的繁华只浮于表面,樱就算再绚烂也会飘零于泥土中腐烂。
寻常百姓不论死了多少人家也不会有官员理会,所以才会导致这种现状。
不过,这屋子的风水还真是差啊,一织望了望心想。
踏进已空无一人的住宅,不过几日,周边的野草便已长到膝盖高,藏在各处的黑影隐隐暴动。
“灵力强大的孩子。”“纯白无暇的血液。”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听不清的话语惦记着巫女大人。被护在环身后的陆则微微皱起眉头,手伸向太刀的刀柄。
“陆陆。”
四叶环制止陆的动作,将符咒从挂袋里拿出扔向黑影,发动咒语。
黑影瞬间就烧了起来。
“啊啊啊啊!!!”仍能扑过来的黑影则被一织一一斩杀。
“哇偶。”
“一织动作真是漂亮呢。”
看这两人赞叹的话语,一织在心里叹气,还不够。在场的一个仍神社祝巫女,驱妖除魔是本分之一;另一个则是天赋和身体素质都异于常人,这次不带武器出门是有不想过于干涉自己的原因吧。不过细想之下,似乎神社里的各位都不太似正常人就是了……恩?记得环似乎不太会制作符咒来着。
“环,那个符咒?”
“是三三做的哦。我这里也有大和和壮壮的呢,所以说,大家真的很担心一织织你哦。”
“啊啊,够了。我们要进去了,你给我看好陆。”想要赞扬自家哥哥的话语被噎在喉咙。
“啊,一织害羞了呢。”
“害羞了呢。”
“你们两个!”
突如其来一阵冷颤。
“玄关就在鬼门处啊。”
环护着陆向后退了一步,有点熟悉的场景在脑内复苏,恶心的感觉仿佛要从胃当中掏出来。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门被拉开,声音似乎在大脑里回响,腥臭味直扑面前,一具具缠着黑雾的尸骸流下发黑的血色粘稠液体。
环的手已经因握得过于用力而颤抖。
“在等着你啊。”
“别走啊。”
“别离开啊。”
“留下来吧。”
“留下来吧。”
“留下来吧。”
“留下来吧。”
“环啊。”
“闭嘴。”
环低低说道。
腐烂掉的木地板发出吱嘎吱嘎的尖叫,发干的血液在已看不到形状的脸上划出一道笑脸。
“我的儿子啊。”
“闭嘴啊!!!”
声音将所有的话语全部盖住,愤怒指使他向前揍去。
“环!!!”一织和陆惊呼,想要阻止已经迟了。
离开一织和陆的四叶环被四周的黑雾化作的淤泥缠绕起来,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动作。
乱来。
和泉一织抓紧手上的念珠念起咒语,试图阻挡这些黑雾,期间还不忘把陆扯到身边。
灵力形成一道结界,将两人保护起来,但不远处已被淤泥般黑雾缠住难以再向前一步的四叶环则深陷困境。雾缓慢缠上他的全身各处,想要把他包住。
“……我去吧,一织。”陆另一只手拍拍紧抓住他的一织,结界只能阻挡一会儿,要在这段时间内把环带回来。
真是没用,学了那么多知识,在这个时候还是只能依赖祝巫女的能力,什么的……
“拜托你了,陆。不要过度使用能力。”
“相信我吧,一织!”
陆笑了起来,拔出一直握着的太刀,向前走去。
一踏出结界,黑雾便迫不及待缠了上来。
刀光一闪,触到陆周身的所有气息都消失了。
祝乃是巫女中最高位的存在,是神明的代言人。不止祈福神乐,为神明排除世间一切污秽也是他的本分。
陆所用的刀是安纲最为得意的作品,供奉于贵船神社得以获取斩妖除魔的能力,威力强大。
但是,到现在都想不明白陆究竟是如何挥动那把厚重的太刀的。
看着前方一路过去,势不可挡的陆,一织深觉无力。要变得如他一般强是不可能的,那是依赖于神明大人的加护才得以如此,为此付出的代价可谓是昂贵。
陆一刀斩下缠着环的黑雾,使其得以解放。
环大口喘着气,横眉瞪目,眼睛死死黏在眼前向他一步一步挪过来的身影。
那是他誓死要杀掉的人,
却在杀掉前死在了意外的地方。
不过似乎还没死透就是了,就算这样也,
不能原谅。
不能原谅。
不能原谅!!
斩掉的黑雾再次从脚底蔓延开来。
这是……环……
陆反应过来过拽住即将行动的环。
“陆陆,别阻止我!这次一定!”
“环!……保护我,约好的吧。而且壮五也绝对不想你这样的!”
听到这句话的环身形稍稍愣住但怒火还是将他理智慢慢烧尽。
陆知道环的愤怒缘由也因此而难过,但是那个不一样。
陆知道,那个还活着。
因此不愿环背负杀生之罪。
而且,黑雾通过人类的负面情绪而滋生并加深影响人的理智,如此的话。
陆松开了环的手,使黑雾制住环的行动。
“陆陆?”
他并没有理会环的疑惑,抽出环身上带着的符咒扔向一织附近,用火焰将一织围起来。
身体还能再支撑一会儿,因为约好了,所以只能以最低程度使用这份力量。陆再次抓紧太刀刀柄,向前方想要触碰环的不成人形的环的“父亲”砍去。
轱辘落下的手漫出细细小小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虫,之后那些小虫再度爬回“他”的身上,再次长出一只手。
四处蔓延的瘴气让周身的保护开始减弱的陆有些难受。
再来一次。
“束!!!”
一织的声音传达了过来。
身体无法动弹,连四周的黑雾都被强行制止住动作。
真不愧是一织呢。
虽然想这么说,但是因束缚术的附加而无法说出。
单膝跪着的一织大口喘着气,他将大部分力量都用在这个咒语上才能达到这种效果,不过总算是制止这两个笨蛋了。
周围的火焰慢慢消退,讥笑声在慢慢靠近。
最后预留的力量,一织拿出身上的纸式神,虽然不知道能召唤出什么,但希望是能帮得上忙的式神。
一织念出纸上写着的名字:
“盘瓠。”
预留的力量瞬间被抽空,一织甚至无法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和自家哥哥大声叫唤的样子。
完全无法反应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当时踏着五彩火焰的身影和那句低沉的话。
“看在纺的面上就白便宜你这小鬼了。”
那个难道是……盘瓠??!诶,难道说我招出了挺不得了的式神?
啊,陆!!!
翻身起来的身体因剧烈的疼痛又倒了回去。
“一织!”
打了水回来的哥哥用指责的声音喊了自己的名字。
啊,这次确实很乱来,已经做好被教训的准备了。
“我知道一织你想帮陆的忙,但是太拼命了。”额头被弹了一下,面前的哥哥露出了悲伤的笑容,“陆很重要,但做为我至亲之人,还是一织你更重要啊。”
一织现在能做的,只有伸出手拥抱自己的哥哥,这个在背后努力,给予他们帮忙的人。

“说实话,你们被犬神带过来的时候可是吓了我一跳啊。陆和一织你都晕了过去,环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好。”
“……犬神?”
“诶,一织,你不知道的吗?”
“不,我只是被环硬塞过来而已。”
“……陆,没事吧?”
“神主大人把他带走了,你睡了两天。nagi和大和去问纺大人也没能得知陆的情况。”
“那环呢?虽然当时他太冲动,不过受了瘴气影响,没事吧?”
“环没事。而且被壮五好好教训了一顿呢,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就不要太生气了。”
“啊啊。怎么说,毕竟环是那种人,而且有那样子的老爸。”
“一织。”
“?”
“我们之前获得了许可出门,再次踏上你们交战的土地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什……!不可能的!那里!”
“有人在特意诱导吧……或者是想安排些什么动作被高龙神给察觉到,由此让我们遇上了。”
“万事一定要小心,一织。就连在阴阳寮也不可掉以轻心。”
“知道了,哥哥。”

休息了几天后,和泉一织便得以返回阴阳寮工作,期间也接受了环的道歉,但还是没能看到陆。
“一……人……一织大人!”
“啊,抱歉。我走神了。”
一织向前来汇报工作的人表示抱歉。
“没事,一织大人。那我把近来的占卜结果放在这里就先行告辞了。”
“恩,谢谢。”
拉门被拉上,但是看过的知识似乎无法入脑,脑袋里总是陆那个悲伤的笑容。
还是尽快完成工作回到神社吧。
仲夏刚到没多久却是这样惨淡的开局。
但还是太奇怪了,虽说赤手空拳非常不利,但为何陆要自己动手呢?而且,为什么是环的“父亲”?幕后指示之人又是谁?
思来想去,最后慢慢挪回了神社。
仲夏已过樱花开放之际,代替樱花的苍郁的树木,黄昏的色彩带上一抹黯淡。
不长的石阶上,一个手上和颈上缠着绷带的身影被夕阳拉长。
一织匆匆跑了过去,不理会木屐踩在石阶发出的巨大声响有多么无礼,轻轻拥住眼前的人。
“我没事了,一织。”

(六)
在经历那些大事件后又过了两年,事情还是没能得到结果,随之也到了暮秋。
暮秋之刻,神社已被秋色染红。
一织的成绩得已被肯定,成为阴阳得业生,在被询问是否有担任阴阳师或成为贵族家的御用阴阳师的意愿时,都一一拒绝了。
和泉一织再度回到神社,为了重要的人而回来。

“送东西?要出门吗?!”
陆听到这个消息开心地想要原地转圈。
“是的,陆你从没在热闹的时候出过门吧。”
神主大人摸了摸兴奋起来的陆的头。
“严格来说去的地方也不算不热闹吧 只不过总不是有多少活人的地方罢了。”
和泉一织纠正了这点。
“不过,东鸿胪馆……还真是奇怪的名字呢。”
四叶环纠结念出要去的地方的名字。
“那个地方……哥哥我记得是个贵族还蛮喜欢去的地方吧。”
二阶堂大和略微苦笑,而逢坂壮五也跟着点点头,同意二阶堂的说法。
“噢,风雅之地吗。我也想去展示我的风采呢。”
六弥nagi即使生活在此处好几年呢依旧操着一口古怪的口音感慨。
“我觉得nagi在被赞叹之前一定会被所有人都疏远的。”
和泉三月笑着摇摇头。
“噢,为什么?”
“毕竟nagi长得和寻常人不一样啊,这里怎么说,人们都会害怕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的啦。”
“啊,也是呢……”
“但是我还是想去。”
陆兴致满满回答。
“我觉得不妥。”
和泉一织斩钉截铁说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虽然陆在世人面前现身的时间不多,不易暴露身份,但总归还是有危险,不能过于冒险。”
壮五附议一织的话。
“嘛嘛,陆这次果然还是要留在神社里呢。要吃苏吗?前不久得到挺珍贵的牛奶呢。”
“虽然想吃!但是一点都不想得到这种既定下来的话语。”
“哈哈哈,那哥哥我也留在这陪陆吧,壮五和nagi都不能去,看来又要拜托一织和环呢。”
“我没问题的。”
“唉,我倒是觉得对我来说有很大问题。”
陆已经鼓起嘴巴生起闷气。
“果然去那个地方还是不要让孩子们去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吧。”
身为女性的纺大人苦恼地说。
“如果不是因为那里有他们两个在,否则我也可以代替你们去呢。”
万理则是若有所思。
“就算如此,也是不行的。”
神主大人一如既往温和的笑容带上一丝丝狡黠,他递给一织一个包装严实的圆形物品,道:
“这个就麻烦你们送到东鸿胪馆了。收货人是:
百还有千。”
一织和环接下了任务。

即使是这无星之夜,歌舞的声音隔着一段距离也能听得清楚。
游女巧笑倩兮,昂贵又不和体统的穿着,一举一动似乎在撩拨客人的心弦。
“真不想进去呢。”
和泉一织毫不顾忌说出这么句话。
单纯穿着红白巫女服的纺大人和陆比她们好看多了……诶?
“一织织——”环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一织难得慌乱了起来,
“怎,怎么了?”
环无辜眨了眨眼,指着楼上的楼梯,说:
“知道千千和百百的位置了。”
伫立在他前方的游女抿起嘴笑得倾城,但两个人谁都没有在意。
“千,千千……还有百百……?”
一织忍住不让眉头跳起来,偷偷摸摸和环踏上上去的楼梯。
“不解风情。”身后传来了一句撒娇似的低语。
真是可怕。
避开靠近过来的游女,尽可能放低身姿不让他人发现。
没有人带路,两人终是站在二楼楼梯口不知所措。
“一间间去找就行了吧。”
“不行!这样会打扰到别人的。”
“会打扰到什么啊……”
“会打扰到别人亲昵时间哦。即使是我,如果被打扰到看千的美貌的时间也是会生气的~”
从没听过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语气带着意外轻佻的男声。
“咦!!?”
一点儿都没发现,突然出现在背后的人。
敌人?
不对,刚才好像提到了……千?
“你是……神主大人说的百大人?”
“神主大人?不过百大人是怎么回事啦,这样听起来,百我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诶。”
“神主大人是小鸟游先生吧,而且百你本来就很了不起啊。”
这次出现的是另外的人,拥有女性无法匹敌的美貌。
“这次的是千千?”
“千千?噗——这是什么有趣的绰号,难不成百是百百吗?”
“如果是和千凑成一对,我叫什么都没问题哦~”
啊啊,刚才已经是被这样叫过了。
“不过,贵船神社的人来这是干什么呢?”
“我们,是来送东西的。”
“两个孩子来送吗……”
“请不要小看我。”
“一织织,要说我们才对。”
“好啦好啦,先到我们的房间再说吧。”

“那么,东西呢?”
“在这里。”
一织放下包裹紧密的物品递了过去。
“已经好了啊。”
百接过后稍稍惊叹。
“不过也有段时间了。”
看着对面两人自顾自问答,一织忍不住询问:
“请问那里面放置的是什么呢?”
两人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
“这个嘛,不能说呢。”
“是啊,是很重要的事呢。”
“不过呢”“不过啊”
“如果你磕三次头就告诉你。”
“恕我拒绝。”
听到一织果断的回答,两人都失望叹口气。
“百百和千千其实很想说吧。”
环嚼着提供的小食,指这个事实。
“虽然是这么说,但既然话已经说出。”
“那就不会说了。”
真麻烦。一织真心觉得。
“那为什么要放在神社里呢?”
“为了净化其中掺杂的恶意。”
“为了摒弃如今世道的腐朽。”
搞不懂。环转不过来其中含义。
之后四人聊了会儿题外话,百和千就用天色太晚将两人送至门口。
“为了报答你们特意送过来 以后如果有麻烦就找我们吧。”
“不过就一次,要谨慎抉择。”
“多谢二位。”“谢谢啦,百百,千千。”
看着两人逐渐远去的身影,百轻声说:
“贵船神社的高龙神大人还真让人搞不懂呢。”
“一和四,那个孩子名字中也带着的吧。”
“是啊,明明是应该摒弃的姓氏,却被意外保留下来的……”
“七濑。”

TBC(?)

我……好累。
陆拿的刀是童子切安纲无误,但因为童子切这个名字是源赖光拿到之后斩杀酒吞童子用的,所以这里就没有名字。而刀在源赖光拿到到之前是被放在某个神社,具体没说就被我私设在贵船神社了。
查了好久没发现古代日本行成人礼的具体时间,就放弃了……决定了,男性15,女性13!
打着打着发现怎么还不结束这一小节,我根本就不想写这里啊,我想写的是17岁的1和18岁的79大三角啊!!!
觉得自己废话得可以和正文相比了。
以上感谢观看(ps我要断一段时间了,大概几个月吧,希望之后我会记得剧情……)

评论 ( 8 )
热度 ( 63 )

© 迟早过劳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