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过劳死

蠕动
最近沉迷i7和摸鱼

【17】祝(贺90粉番外)

恍惚一看,,90粉了,所以放出至今为止的番外,算是补全正篇的小故事。

cp:一织陆(轻微97)←以下几乎都没有

灵感是nagi正月卡,含各种私设

各种注意预警,文渣,不喜误入

(一)

“说起来,壮五很少拿利器呢。明明拿着的话会感觉很安全的说。”陆嚼着糯米团子,说道。

“陆,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讲话,很容易噎着的。”一织拿着茶杯放到陆的身边。

“是吗……武器啊。因为环说我还是不要拿武器好,所以我都没发觉呢。”壮五一脸正经在考虑要不要尝试一遍武器。

“既然现在也没什么事。那就去试试看吧,壮五!”三月率先提议,一织则点头配合哥哥的话。

“那就麻烦各位了。”

“说话太客气啦,走啦,去杂物房吧!”

四人来到了神社偏远的一处地方,看起来不大并且似乎已经废弃堆满灰尘的屋子。

“不管什么时候看都非常惊人呢……”

“是啊,看起来真是破旧啊。”

“陆,你进去没事吗?”

“虽然外表看上去是那样,但是三月和一织都有在打扫,所以没事的!”

“确实里面和外表一点儿都不符合呢。”

“好,那我们进去了!打扰啦!”

“哇。”

初次进到杂物房里的壮五发出了惊叹。

“壮五是第一次来吧?”

“是的,真没想到里面如此之大,容纳东西之多。果然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亏我明知这个道理还是会这么做,而且不仅仅是人,其他事物也是……”

“好啦好啦,还是先去试试看哪种类型的适合自己的吧。”

三月强行打断壮五的碎碎念,推着他到摆放各种武器的地方让他挑选。

“陆陆,你在这吗?nagi说你要的书他找……呜哇哇哇!为什么壮壮也在这里而且还拿着斧头啊!!?”探头进来的环发出难得一见的惨叫。

“诶,因为有武器的话会更厉害啊。而且壮五这么弱不经风的样子还是拿武器防身好吧。”

陆不解地歪歪头。

“才——不对呢!壮壮你快把斧头放下!”

环显得非常着急,大声劝道。

“嗯?”

壮五拿着斧头温和笑着,刚才似乎因为一直看着斧头是否对自己胃口而没有听清两人的对话。

“哇……”环小声惊叹,不由自主向后退了退,曾经不好的记忆慢慢复苏。

“怎么了,环?”

壮五手提着斧头轻松向环靠近。

他轻松用双手挥了挥斧头,斧尖堪堪擦过环面前的门边上。

“这斧头用起来还蛮顺手的呢。”

“不要啊啊啊啊!!!”

环拼尽全力来阻止壮五打算选个武器的冲动。

(二)

“千大人和百大人还真是奇怪啊。”

一织感慨。

“怎么了?被他们两个人欺负了吗?”

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在意慌乱的万理大人也非常可疑。

“没有哦。千千和百百,人超~好的。”

“是吗,那就好。”万理明显松了口气。

“而且还说会报答我们,可以帮我们一次忙呢。”

“……帮忙?”

万理微微皱起眉头。

“万万怎么了?”

“啊,没事……如果最近有什么麻烦就记得和我说,没事的,没事的。”

“啊啊。”

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万理,一织和环乖巧点点头看着万理远去。

“……真是两个笨蛋”

风讲这句话给吹散了。

(三)

“说起来,这里全部的巫女都是穿着这样子的服装吗?”

nagi感兴趣地围着陆转圈。

“也不是这样说。因为各神社侍奉的神明不同所以不同地方的服装也是不一样的。”

三月边帮陆穿戴上其余祭祀用的装饰边回答。

“噢,那还真是神奇。不过陆的巫女服看起来比其他神社的更方便行动呢。”

“因为我小时候身体就比较弱,有时候甚至都没办法自己走路,所以也没办法支撑起那厚重的布料啦。”陆笑着说,比划了一下曾经看过的布料有多么厚实。

“……抱歉……”

“?nagi为什么要道歉?”

“好啦,陆。大家都在等你呢,快去吧。”

在nagi开口之前,三月拍了拍毫无瑕疵的服装,确保没有任何变化问题便推着陆出门。

“恩,三月和nagi也要来看啊。”

“肯定的啦!”

元气满满的少年转身离去。

“那孩子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处在生和死的边界中间。”三月的声音充斥着悲伤。

台上的巫女大人手持神乐铃而舞,那是为将自己供奉给神明的舞蹈。

“nagi,樱就算再绚烂……”

“……也是会凋零的。”

nagi囔囔自语。

那么,在这场神乐舞之后,要和陆说呢。

“那么,下一年也要一起再看樱花。”

这个约定。

(四)

逢坂壮五,七岁。

出生的家庭是无法选择的。

奢侈的生活,靡丽的装扮,繁重的礼仪,浮于表面的笑容,由此形成的浮华盛世卷,背地里满是肮脏。

无法显示于面颊的表情,心是被重重包围的。

但黑暗中有着一缕能抓住的光明。

他的叔父,想要改变这一切。

每位所谓的贵族总盯着自己手上的日历行动,无病呻吟着今日宜忌,所谓的公务一直推卸,只在骄奢淫逸,就连逢坂一族也不例外。

但是他叔父则想要打破这个局面。

“那个人真是碍眼啊。”

壮五听到了藏在黑暗中的窃窃私语。

在他能提醒到他叔父之前,那人便已倒下了。

“异类。”“谁叫他不听阴阳师的话。”“一族之耻。”

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

壮五想大声反抗,但全都无法传达到所谓逢坂一族的耳里。

“够了,壮五。别闹了。”

他的父亲将他拉离了叔父身边。

你们为什么就看不到他的正确和努力呢?

逢坂壮五呢喃。

叔父在不断发着高烧,身体甚至出现了异变,但没有人照顾他。

这是他从侍女口中得知的消息。

弱小的自己没有任何能力,但是……

逢坂壮五比任何人都熟知这寝殿里的一切,无论是侍女和侍卫活动的范围与时间,还是寝殿难以观察到的角落等等。

隐藏踪迹,除了斥候外,在这里他比任何人都要擅长。

偷偷摸摸潜藏到安置叔父的对屋,附近没有任何人。

什么都没有,安静得令人心碎。

壮五一步一步前行,逢坂家的冷漠,他早就知道了。

叮铃。

铃铛的声音。

有人!?

快步赶到,映入眼帘的,

是一个娇小的红发孩子,带着浅浅金色的红瞳漠视生命。

在他的身前,一把太刀直插在地上,周边的草木都有少许伤痕。

这孩子在这里……练剑?

红白的巫女服……是神社的巫女?

“……你是谁?在这里做些什么?”

艰难地开口,嘴里满是干涩。

赤发的孩子,浅浅笑着,但眼里完全没有笑意,之后那孩子开口了。

“逢坂家的孩子。你的名字。”

满是肯定的语气带着无法反抗的口吻。

“……逢,逢坂壮五。”

“壮五吗……若是无家可归的话,就过来吧。”

孩童轻松拿起太刀,转身离去,身体宛如没有重量般轻巧落在对墙之外。

壮五愣住了好久,才缓慢反应过来。

他赶紧冲进了叔父的房间,那人安稳地睡着觉。

没有高热,也没有异变。

世上是有神明大人,此刻,逢坂壮五确信了。

他本以为生活会回到原本的那样。

但却传来了死讯。

“因为诅咒而死了。”“真是对族里没用的废物啊”“早点死掉才好啊。”

叔父的尸体被丢弃了。

下鸭川堆满了不知死因的人。

“为什么!父亲大人!!!”

壮五单枪匹马冲到父亲的面前。

“壮五,这像什么话。坐下!”

那个人安然坐着,宛如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啊啊,逢坂家的冷漠,他早就知道了。

“……是吗,既然如此。我……”

决定好了。

“抓住他!!!”

这就是血浓于水的感应吗?真不想要啊。

以一当百终无法匹敌乌合之众。

被抓到的壮五恶狠狠看着那个人。

那人却转过了头,低声吩咐下属把他带回房间,关起来。

父亲啊……

障子门被拉上,阻隔了视线。

(五)

四叶环,五岁。

他紧紧抱住完全不能自理的自己的妹妹,打在身上的拳头带来的疼痛只能紧紧憋在喉咙,不能让自己的妹妹担心。

在这孩子诞生之初,他就用生命保证要保护好她。

聪慧的她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即使露出悲伤的面孔也不会让眼泪掉下。

那个混蛋似乎打够了,骂骂咧咧出了门。

怀中的孩子没有受伤。

太好了。

她伸出的手非常温暖,将他脸上的厌恶全部抹平。

“理,我没事。”

那是非常娇小的却会紧紧握住他的手。

凛冽的冬风穿透这满是破烂的房屋。

环尽可能把能保暖的布料都往理身上套,看着那孩子安稳的睡容,环露出了笑容。

但是,食物不够。

以前还能去有点闲钱的人家做活拿到钱,但是在这严节里,没有人会需要这么个若有若无的人手。

要去找点吃的才行。

“理,我出门啦。”

小小声说出这句话,不想吵醒自己的妹妹便推门出去了。

素雪银霜,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什么都没有。

单薄的衣物抵抗不了寒风,瘦弱的身躯几乎只要一阵风就能吹倒。

但他还是前进,迈着没有感觉的双腿向前走去。

在意识都快被冻僵的时候,眼角瞥见雪下的一抹紫色。那一瞬间以为仅仅是错觉,但当手抓起它来时才发现是真实的。

沿路也有着不少,不少数甚至被埋在雪里,但挖挖总能挖出来。

环兴奋地抱紧了这得之不易的果子,因为手没有知觉只能这样带回去。

大概是兴奋的原因,连回去那艰难的路都变得轻松不少。

风霜阻挡道路,双腿沉重得很,年幼的少年连连跌倒,但脸上的笑容却一点不减。

快到家了,看到这些果子,理一定会很开心的。

“理!!!”

推开了门,环的声音……

戛然而止。

“是环啊,没死啊。”

……这个混蛋……

为什么会在这里?

“……理!!!”

他的妹妹在哪里?

啊啊——不用猜也知道啊。

“你这个混蛋!!!”

迈着几乎动不了的双腿向那个人揍过去,被轻松接下后扔到了一角,怀中的紫果也全部散落下来。

冲击打到脆弱的脊椎和腹部,冰冷和疼痛无法保持住清醒的意识,眼前有个模糊的黑影。

“卖不了几个闲钱的,哼。”

身体被狠狠踢了一脚。

想要狠狠揍过去,想要大声向他怒骂。

但身体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理……

混沌不清的意识。

感到身体被拖动,好冷。

好冷。

好冷。

似乎又有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理,你在哪?

为此,他伸出了手。

(六)

六弥凪,七岁。

完美的讲话技巧,优雅的姿态,高贵的身份。

王公贵族最不缺的是谎言。

没有朋友,甚至没有兄弟姐妹情谊。

非常孤独。

但凪遇到了樱春树,从远东而来的贵客。

身份差别巨大的两个人成为了朋友。

樱春树总是抱着一个戴着见所未见的娇小花饰的桃红人偶和凪述说着远东之国的故事,无所不能的零,位居权贵的朋友,阳春飘散的樱花和八百万神明。

“樱花?和春树的名字好像啊。”

“是啊。”春树温柔地笑着,轻轻抚摸手上的人偶,

“这个便是樱花了。”

浅浅的粉色,娇小脆弱,似乎在为开放而耗尽一切。

但是没过多久,樱花飘落了,

春树他便迅速消瘦下去,奄奄一息,就算是王宫里最好的医生都治不好他。

而病重之人只是摇摇头,望着窗外,说:

“零……也不在这呢。真可惜,我也快撑不住了啊。”

但是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去,所以想尽办法让他开心,而且加派人手去寻找“零”的下落。

但哪个都没有办法恢复樱春树的身体。

由此,凪踏上去远东的路途,

义无反顾踏上了不知终点将会如何的船。

春树,

我一定会

找到方法救你的。

那时距离八岁的生日还差半年。

季春,樱绚烂这整个平安京。

众多盛开的樱花中,有一棵却没有动静。

nagi站在那棵樱花树下静静看着。

“nagi!”

nagi接住扑过来的赤发孩童。

“陆,走路小心点,不然我可是会被一织骂的。”

“一织,那是太过小心啦!”

“噢,我也懂一织的心情。毕竟我可不想再看到陆躺在床铺上痛苦的表情。”

“啊啊。”陆的眼睛四下乱瞟,没有丝毫悔改。

“nagi是第一次看到樱花吧。”

“是的。虽然一直有在听友人的传述,但果然实际看到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啊。。”

“感觉是怎么样的?”

“非常美丽绚烂,让人不禁觉得,若是这么一直开下去的话就好了。”六弥凪轻柔摸着那没有花朵儿的树。

“nagi。”

眼前的孩子带着的笑容非常悲伤。

“樱就算再绚烂

也终会落于尘土凋零。”

(七)

和泉三月,15岁。

和泉氏的成人礼年龄是与贵船神社相连的15岁。

收到了父母式神寄来的来信,信上说明成人礼在神社里举办就行了。似乎每代服侍祝巫女的和泉氏都是这样的,由神主大人赐礼。

在生日那日,穿着纺大人与万理大人所准备的正式的服饰,由神主大人亲自带上乌帽子,成为七人当中第二个成年的人。

成年了有什么不同吗?

除了服饰和装扮上之外。

和泉三月觉得没有什么不同。他本身就为一织的哥哥,负起该有的责任;本身就背负着如此的命运,为照料祝巫女到现在;因此没什么不同的。

真的吗?

能如此自欺欺人吗?

年幼的弟弟拼尽了全力要帮助祝巫女,终于成为阴阳生而成长,但是自己能做些什么?

天赋与能力都一般,周围都是比他有所特长的人,就连曾经的需要他帮助的弟弟也一步一步成长逐渐超过了他。

他有什么资格待在这里?

能待在大家身边?

仅仅凭和泉氏的名头吗?

但是,

想留在这里。

想留在大家的身边。

看到大家的笑脸的那一刻,

心中溢满喜悦。

和泉三月怅然若失。

贵船神社侍奉的是高龙神大人,主管水。

因此他来到神社御神水之地,希望通过神明的旨意来解答自己的困惑。

御神水什么都没占卜出来,却会在他每次离开之际缠住他的行动。

“三月——”

无所事事盯着即将绽放的花骨朵儿发呆,然后听到了nagi叫他的名字。

“怎么,唔阿!nagi你没事吧?”

跑到眼前的人气喘吁吁完全不似没事的样子。

“三月,呼呼,你在这呢,陆他刚才一直都在找你。

呼,总之你没事就好了。”

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气息,露出俊美的笑容。

“陆?怎么啦?出事了???”

三月吓得赶忙就想往神社本殿跑,但是被水绊倒了。

“痛......真是。我现在要去找陆啦!”

“等等,三月。陆他没事。”

Nagi摆了摆手,安抚暴躁的三月。

三月眨了眨眼睛,表示可以安静听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怎么说呢......陆刚才突然抽泣起来,和我们说,神明大人说三月你在神社后的深山处有危险,因此大家都慌忙起来了,全往深山那边跑去找你了。”

……真是性质恶劣的神明。

陆比任何人都知道生命的脆弱,却用这种话来开玩笑。

“三月?”

看着突然脸色不太好的三月,nagi有些担心。

“啊,没什么。说起来,真亏你能找到我呢。”

“因为我相信三月。

相信三月的能力,相信三月的信念,才不会被任何东西打败。”

Nagi轻抚心脏所在之处,声音温柔坚定。

明明是与平安京格格不入的人却意外适合樱花。

三月目不转睛看着眼前的人。

“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如果,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我会怎么样呢?”

“噢!”

看着nagi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三月哭笑:

“啊,没什么事的。Nagi你不用放在心上......”

“如果这个世上没有三月的话,也不会有什么不同。陆依旧会是祝巫女大人,王公贵族该奢靡腐朽的依旧奢靡腐朽,该发生的事一件都不会少。”

“......也是呢......”

“但是,我们会很寂寞。

一织没有了哥哥,只会一个劲儿的努力,没有人能把他从奔跑的路上拦住而累倒;

大和会没有谈天说地的朋友,终日无所事事;

环会因为没有三月的零嘴而活不下去;

壮五会因没有三月的打气来推他一把而陷入死循环;

陆会因为“看见”而哭泣;

我,

会因为寂寞而死。”

Nagi一字一顿看着别人说话带给的震撼果然还是太大了。

“不仅是我们,就连万理大人,纺酱和神主大人都会寂寞。

因为,有三月在,所以这里才会这么热闹。”

真是......

“敌不过你呢。”

“论美貌的话,我觉得没有人能敌过我哦。”

“真是......才不是在说这种事呢!!”

三月微微皱着眉头,笑了起来。

“是平时的三月呢。”

“不过话说回来,大家都跑到深山里了,要怎么把他们叫回来啊。”

“我觉得难度太高了......不如问问......啊!”

“?怎么了nagi?”

“现在不知道三月你的状况,陆他应该还在因为担心三月而在哭吧。”

“......神明大人真是太恶趣味了。”

“也许会大哭一场吧。”

“只要不因此而生病,那就没问题了。”

(八)

陆,七岁。

在醒着的时间里60%都在考虑死亡。

(九)

???,???

因为喜爱着那孩子,所以做出了连自己都意外的选择。

首先,90粉了,非常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真的非常感谢。

↓以下是废话(可跳到最后几段)

因为我是属于闲得没事会看自己的文然后各种找bug再慢慢补全设定,之后又会担心每个人物出现的时点,说的话对不对,一步一步开始厌恶自己的文的人(三月那边,我就把原文全部推掉,换人了。),所以大家能喜欢我真的很开心。

还有想说一下的就是,我原本写的时候还真没想这么复杂【脑仁疼】

↑以上是废话。

最后,就这样吧,依我60粉的文都没填完的尿性,所以我就不点文了。然后,作为代替我可以回答大家对于这篇文的设定和某个人物在某个期间在干些什么这类问题做个大整合的番外(不过涉及剧透的我会不回答)。

期限一个月,问题的格式为:某人+时间段+问题

可参照(23456+一织在阴阳寮的时期+神社的大家一般都在做些什么?)

评论私信都可以,没有人的话我也许会哭的吧......
↑恩,时间结束没有人理我……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迟早过劳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