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无法把握人物性格请注意,kj前提微dk(大概,毕竟并不算是支持dk)


张开双眼之时,双手已被束缚,轻扫一眼便可知道这绳套的绑法正是那个时候那群强盗的特殊绑法,不禁在心中略微嗤笑,只是在那个时候,更多的注意可能都被那双天空般湛蓝的双眼所夺去。

一想到那家伙,心中立刻涌起了无奈与随之而来的头疼,可是那狡黠眼神又不得不让人关注。

‘说来,从那个时候开始已经过了很久了呢······’

“······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啊,你说对吧,dump?”抬眼看向走过来之人,看着那与记忆大不相同的长相,spade也说不上是感叹了一句。

“是啊,这次,是你输了,king。”来着勾起一副挑衅的笑容,眼里带着欢喜。

Spade轻叹一口气,并未说些什么,昏暗的环境下,微微低下的头,阴影遮住面容。

Dump微微挑起了眼,心中似乎一下子就满足了起来,尽管从未从高处走下,却感到很久没有这种立于高处之感。

短暂的寂静弥漫在两人之间,最后还是spade开口。

“你就这么执着吗?”

“哈?”dump保持在从上看下的高傲姿势,轻笑,“你在胡说些什么?”

“dump,你现在不是自由了吗?所以说,你到底在嫉妒些什么?”spade抬起微微低下的头,那涂抹上的眼影并未使他眼神柔和下来,似乎在那幽幽灯光下透露出一股子凌厉。

Dump身形微顿,似乎被那眼神震惊了一下,随后便冷笑着开口:“你凭什么说我在嫉妒?现在,可是我在上位啊。king,这么久以来你倒是一点都没认清形势啊。”

“是吗,我倒觉得你一直都在被什么东西所束缚啊。像是跳梁小丑。”spade静静讽刺,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倒是明明是小丑的人却放浪自由。’

“你!!”

眼前的人的表情看上去怒不可遏,似乎只要手上有盘子的话定会狠狠飞过来。

Spade在心中默默嘲笑了一下自己,过了这么久却没想到还记得如此清晰。

“真是好笑!那么现在到底谁才是小丑还未定!”赤色头发在灯光下微微晃动,长得还真长,在心中默默感慨一句,看着面前变得俊美的面容,只是默然。

‘还真不知道像谁。’

在心中回想了一句后,spade说:“现在谁都不是,不过等会儿,我想,那就是你吧。不过不是joker,只是仅仅的跳梁小丑而已。”

话语中的刺狠狠击中心头,握紧双拳,确实,从未对之后会发生什么没有预想,成立组织也好,放通缉令也好,只是源自那份想要告诉他们自己如今已不再是从前还有那份被夺取东西而从高台上掉落之感罢。

其实说实话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单纯觉得那人挥手离去的场景似乎更加自由洒脱,相比自己那种金钱所驱使的“朋友”与“亲人”······更加令人羡慕。被束缚住的,似乎,仅仅是自己而已,与人的比较与无法拥有的推心置腹,看着月光下银发少年的邀请,通向自由的话语,刺眼的可以。

Spade看着眼前的人面容的阴晴变化,什么都没说。

“dump。”

蓝发少年语调没什么起伏说道。

“和你相遇虽算不上什么愉快,不过。”

Dump只来得及抬起头,边看着掉落的绳索与跑出去的身影。

“祝你有个愉快的晚上。”

那人的声音随风而来,他知道的,他完全抓不住他,这一次,可能是自愿的吧。

摊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昏暗灯光的眼神无法辨识出什么。

 

‘还真是,那种绳索早在那个时候就知道怎么解是最快,而且,太小看我了吧?’手中的一丝亮光又被迅速藏了起来。

拉开舱门,毫不犹豫跳下去,缓缓升起的气球。

不远处的深蓝飞艇,那才是现在的家。

“真是抱歉啊,dump,无法摆脱过去之人真是可悲,所以我才,一直在追随着那个,跑在远方的身影。”

“spade先生。”dark eye看到飞艇的主人回来,立即迎了上去。

“dark eye,我们去找joker吧。”spade露出一脸笑容。

“可是,现在他们应该还在盗取宝物吧,今天是joker先生预告函的日子。”dark eye有些不解。

“那就给他们一个惊喜吧。”蓝发少年轻轻笑起,那天生的傲气似乎显出一个贵族风范。

“明白。”dark eye微微鞠躬便回去调整飞艇方向。

夜晚的风大了起来,被乌云而朦胧的月亮将光芒倾泻而来,任长发飘荡。

“跟那个时候的月亮真像啊。”spade伸出了手,似乎要握住一个人的手一般。

“我会跟上你的。”

他说。


评论(1)
热度(25)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