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无法明确把握人物性格请注意,微赤井j(几乎没有),请注意


“joker,你先走。”spade拦住正要向前的joker说道。

“哈?你这是在小看我吗?”听到竞争对手这番话,joker倒是误解了。

Spade叹口气,说:“你还真是······现在更要紧的是到顶层阻止那个最终机关发动,joker。”

spade紧紧看着眼前的银发少年,一丝一毫都不退缩,直到那人扁扁嘴,转身向前走几步后,突然又冲刺,目标是,眼前看守。

只见那明艳的红色一跃而起,轻松踩住了刚到达便熄灭的灯柱上,随后又灵巧向远方跃去,守在前方的人见到赶紧回身阻止。

“咔”前进的步伐被一张精确插入的扑克阻挡。

向后望去,画着偏女性妆容的人弯起一丝笑容,不冷不热,却一瞬间让人心寒。

 

 

原本阴暗的房间几乎被冰所充斥,似乎带上了光芒,幽幽的淡蓝将躺于冰面的人衬托得更为狼狈,另外一个站着的人,微微喘口气,理了理稍乱的蓝紫色长发,毫不犹豫将手伸进面前躺着的人的衣服里,摸索着。

‘果然,能让我认真起来的果然只有你啊,joker,我的对手。’微微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热度,spade也不知自己该自嘲还是感慨。

终于,他从那人衣中拿出了一个手机,稍稍翻了一下便点了一个电话。

电话在几声短暂的欢铃后便接通了,spade笑着,尽管拿人根本看不见,说:

“好久不见了,dump。”

那方沉默一会儿,传来了低沉的男声,

“真没想到是你。”

“是吗,”spade轻笑几声,瞥了眼躺在那边的人,用着陈述句的语调,道,“你还真是低估我们了啊。”

然后完全不给对方任何一点时间,继续,

“这次,是我赢了,dump。这还真是,毫无悬念的结局,你说是吧?”

Spade语气几乎没有一点留恋。

“······”

对面不知是不是被spade气的还是怎么样,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不过半分钟,低沉的男声又从电话传来,

“你完全没有半点后悔吗?”

“没有。”spade斩钉截铁回答。

“无论是现在被你追杀这件事,还是那时候离开你那次,我从未后悔。不过······抱歉。”spade稍稍沉默会儿,补上了一句道歉。

地面传来了震动,铺在墙上的冰微微裂开。

‘joker。’spade皱起眉头看向上方,自己也不知道握着电话的手微微攥紧了。

已经无暇在对电话那头的人在说什么,spade快速说:

“在那个时候我早已下定决心,再见了。”

便迅速挂断了电话,扔下电话,转身便朝顶层大步前进。

 

在接近顶层便听到那人活力十足的声音。

“你这个哈欠混蛋!!”

Spade眼神不禁一凛,加快步伐。

到达时便可以看见轻巧运动的身影与不知为何一直阻挡着他的名为“赤井翼”的似乎不是这世界的人的“奇怪物种”。

没有半点停顿,spade举起了枪便朝那个人射击。

冰凌立即便被挡下,赤井翼很是不满,摊摊手,说:“有人搅局不好玩。”

“明明是你这哈欠混蛋突然出现,而且这种时候怎么可能玩啊!!”随着地面震动越来越厉害,joker几乎是吼着。

那“人”只是无聊打着哈欠,留下一句“我很期待下次再和你玩。”便从窗口飞去了。

Spade赶紧上前拉住踩在窗沿抗议,孩子气极的joker,抿了抿嘴,说:“快点了。”

“哦。”joker不满地扁起了嘴,随后又立即恢复精神,朝展台奔去。

“这次宝物是我的了!”

“什?!Joker!!”spade刚想扶额就被那人带笑的语句激了起来,赶紧跟着跑去。

只见跑在前方那人,向后方的他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让他又气又笑。

 

用着口香糖气球的两人浮在空中,看着那历经百年早已腐朽不堪的建筑因不断的颤动缓缓倒塌,spade内心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却在看着身边同伴笑嘻嘻拿着宝物,说着“欢迎来到闪耀的夜晚!”的样子,烟消云散。

‘明明神经大条还总爱给人添麻烦而且还总爱误会别人······我却从未后悔过,做下要跟上你,与你并肩的决心。’spade看着那印在蓝色瞳孔的皎洁月光,真是耀眼。

“干嘛?你想要宝物的话我可是绝不会给你的!”那人皱起了脸,吐着舌头,怪声怪气地破坏着气氛,真是令人生气。

“是吗,明明我可是出了很大一份力啊,到是joker你却一直被敌人拖到我来,还真是····”后面的话语,spade知道自己不说出来也足够眼前的人生气半天。

不出所料,他赶紧就咬牙道“才不是!!!而且我也确实关掉那个机关了!!”

Spade看着那人鼓起的嘴巴,明明已经长大不少但仍像以前一样啊,小孩子一个。spade赶紧低下头笑了起来,不过,还挺可爱的······不对!!!





想象与写作真不一样,每次想了什么,写的时候不是跑向另一方向就是把明明最想写的部分漏掉,抱头蹲下

恩,想说一下,最近总能看到的DK(我真不吃)中spade是属于那种,算是偏一点弱向那种吧,对于过去抛下他人的歉意与被抓住无法逃脱这种,怎么说,在我心中,spade和joker在本质上很像,joker在看待阿八他们一家的时候,我肯定他会悲伤,会怀念,可是他绝对会勇往直前,将一切过去放于心头,眼朝未来这种,所以,我觉得spade对于过去,歉意的真是只有伯父伯母,对于dump,他会觉得他可怜,但现在只是敌人,有种很果决的感觉,真说,我还很难解释,这看起来有点不近人情,不过我的理解大概就是这样吧,滔滔不绝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谢谢你看到这

评论
热度(25)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