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

人物性格不能好好把握请注意

文笔不好请注意

kj(其他人没啥时间写)


游戏人生paro

Joker【森精种】  queen【龙精种】 spade【吸血种】  shadow(血坏)【兽人种】 rose(巫女)【兽人种】  阿八【机凯种】  Silver Heart【神灵种】

 

“queen,爱是什么呢?”

听到面前人的突然发问,金发少女一个不注意便把半颗草莓直吞了下去,因而引发的不适感让她赶紧抓起水杯便喝,并不出所料的呛住了。

Joker拿着还扎着蛋糕的叉子,看到面前少女微低身子咳嗽就觉得无奈。

“为,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queen似乎因刚才的举动而面部微红,惊讶地向导致她如此现状的人发问。

‘开玩笑,这个眼前只有宝物的joker竟然会问这种话!?’

“毕竟很奇怪啊。嘛,虽然说【森精种】也是一样,不过,看着人类种中的‘情侣’(?)真的很奇怪,不明白啊不明白。”joker把蛋糕塞进嘴里,说着不明白而摇摇头。

Queen沉思了一会儿,道:“那就别弄明白了呗,反正······”

Joker没有听到后面的话语,便稍微凑近了一点,盯着她底下的洁净的脸看。

那双闪耀着宝石的金色双眼在看到凑得十分近的某人后赶紧闭上,头偏向一边,queen大声喊:“反正你也不会明白的,”之后便起身,推搡银发的少年往外走,说,“所以你就赶紧回去吧,笨蛋!”

在未等那人说完“等等”,queen就已经把他推出问外并狠狠把门关上。

站立门边,还可以听到那人气急跳墙的说话声,queen只是轻轻说道:“反正无论如何,那个人总是会陪在你身边的,笨蛋。”

 

行走在森林小道上的引发怪盗仍是百思不得其解,将双手伸向天空做出框架的手势,将那细细密密的树间间隙尽收眼底。

就这么站着一会儿,joker仍凭自己发呆。

说实话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要弄清楚,感觉似乎是非常复杂的东西,那又和喜欢有什么不同呢,joker表示不能理解。

细思了一会儿,joker似乎发现自己问错了人(?),虽说十分特殊,不过queen也确实是【龙精种】,对于他们来说,喜欢亦或是恋爱,会更难理解吧?

那双蓝色的瞳眸就这么怔怔地从手中的方形中看着世界。

突然间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虽然在【十条盟约】的束缚下是不会对他造成伤害,不过作为总是参加“游戏”的参与者来说,joker第一反应还是做出了警戒。

攥紧的手中多了张卡牌,宝蓝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

前方景象在他做这些动作的瞬间变清晰了起来,极其熟悉的人影在此刻却变得陌生至极。

画着红色妆容,有着蓝紫长发的友人,带着有些挑衅又很开心的笑容,声音带笑,说:“见到我高兴吗?”

Joker保持警备姿势而愣住了。

此时joker真想往那张笑得极其开心脸上揍过去。

他放下警备状态,几乎是抓狂对那人喊道:“怎么可能会开心啊!!Spade你个混蛋!”

Spade做出无奈的姿态,眼里净是戏谑,说:“谁叫你这么没警备心啊,作为‘五重术者’你还真是,”他顿了顿,轻笑起来,说,“破绽太多了。”

“什?!”joker几乎要被眼前的人气疯了,如果没有【十条盟约】他现在绝对就把手中卡牌飞了出去。

Spade看到从‘小’就在一起的玩伴无法出手的样子,同时感受着旁边的人传达过来的“杀意”,不禁感到好笑,心情大好。

‘笨蛋,就算是没有【十条盟约】,你也绝不会出手的,不是吗?’

那个时候仍未化作人类姿态的娇小的【森精种】轻巧浮在空中,用着‘魔法’把他这个处于绝望中的【吸血种】拉出便已知道了。

银发少年姿态的【森精种】就算过了如此之久也一如小孩心理,指着友人开始了小孩子家气的吵架。

‘笨蛋。’spade在内心补充。

 

 

学paro

 

“所以说,你们这是打算玩些什么啊?”发现熟悉的人都聚在一块似乎在热火朝天地玩着游戏,joker也打算凑过去蹭个热闹,不过看到眼前的情景就呆愣了。

“噗,呵呵,呜,嗯······感觉更像是愿赌服输的游戏。”跟在后面的洛克也走了过来,立即就笑了起来,现在正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忍着不笑。

个子较为小巧的人拿着做好的咖喱饭,发现这里有着骚动,停下脚步,下意识便问“joker桑?”

“才不是!不要把什么都来在我头上啊!阿八!”

“毕竟joker你总是引起学校骚动啊(虽然我也是共犯)。”spade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

“spade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joker立即就跟点了炸药包的炸弹一样炸毛了。

 

没有了。

 

 

本来还想写些其他,一个梦起来就都不记得了,倒是昨天梦到自己在刷题【手动再见】为自己想了一星期的设定也没怎么用到感到滑稽好笑【蹲下】

谢谢你读到这。

评论(2)
热度(18)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