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是夜

不知道是什么奇怪设定请注意,架空请注意,性格把握不准请注意


是夜,皓月当空,柔和月光将一切星光都遮盖了下去,迟迟登陆上岸的蒸汽轮船发出到岸的鸣声,从上面快步走下两人,其中一人,衣着考究十分有贵族风范,一双紫红色的双眼稍稍流露出些许不满,这倒是旁边依偎在男人身边的贵族少女露出了惊艳的神情,在他望过来的时候,露出了妩媚的笑容却被这位毫无所动的少年视而不见。

贵族少女明显不快,轻声嘀咕着,被她依偎的男人似是突然被打进了鸡血一般高呼着不满,然后一些看似有头有脸的旅客也加入了行列,指责着这万般拖延的轮船,使得轮船的船长只能出头赔不是。

跟随在这位贵族少年后,穿戴蕾丝花边帽低着头用微长的发丝遮着面部的高挑少女对此场景似乎十分不满,微微向前踏出一步就被眼前的少年组挡住了。

“king少爷。”少女欲言又止。

“小爱,这里是英国。”比自己还要低上一个头的少年眼神平静,道出如今现状。

被称为小爱的少女只得退回原位,抓住箱子的手微微攥紧。

‘明明······’小爱叹口气,心想:‘虽说这是king少爷主动提出来到此,但如果不是那蛮横的大少爷,少爷就不必忍受长途轮船之行之苦了,更何况之前还在海上遇上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要不是船长经验丰富,只怕如今我们身处的,是大鱼之腹。’

那边争论越发激烈,倚仗权贵的人口吐轻视人命之语,小爱能看到自家少爷皱起的眉头,但却无能为力。

这次出行虽说是代替,不过也不能做出有损家族名声之举,两家毕竟是血缘相伴,如今若上前打断,虽说可以阻止一场羞辱,但就怕会有闲人传出闲语,另两家难堪。

‘而且若是这样,那位“大少爷”又不知会有如何说法了······而且,这次少爷坚持自己外出,大概也是为了离他远点吧。’小爱想起那与自家少爷越发相似的感觉,皱起眉头感到有些不适,不过,作为下人是不可以随便议论“下任家主”闲话的,想到这里,小爱又低下了头。

King移开了眼光,他十分厌恶着这种权力论的说法,已经感到手指微微嵌入手掌,king只能在心中述说自己的无力与可笑。

但那边的争论却似乎渐渐小了起来,king疑惑地望过去,只见有个身材娇小的少年在向那些“贵族”说些什么,看似让他们十分满意点点头,后便缓缓散去。之后那位老练的船长拉低了头上戴着的帽子,King可以看见他轻微颤抖的身体,而那位少年拼命挥手摆头。

‘真是厉害呢······’之后他又在内心补充一句‘辛苦了。’

在向船长说完后,那位少年边朝他们方向急急忙忙走来。

“king先生,非常抱歉让您们久等了!请原谅我的懈怠!”他边喘着气边脱下头上的帽子深深鞠躬道歉。

King摇摇头,说:“不,我们才要感谢你制止了一场‘战争’,而且要说不对,也该是我们这边并未遵守时间而让你们久等了。”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怪罪你们。”棕发少年顿了顿,说,“比起在这里闲聊,还是先上车到达宅邸吧,在此怠慢,深感抱歉。”他又一次鞠躬,做出了请的姿势,引领他们到达早已准备好的马车。

之后又准备接过女仆手中的箱子时,那位少女只是抱紧了箱子,摇摇头,轻微的摆动让少年感觉似乎看到了十分令人熟悉的面孔,但不及细想,便轻微鞠躬表示对刚才无理的歉意,道:“若是十分贵重的物品,请您定要好好保存。”说完便向马车头处走去。

但他说这句话时的郑重万分倒是让king想起来此之前听说过的一个传闻,他微微勾起嘴角,小爱看到后捂起嘴在轻轻窃笑。

毕竟是夜晚,这座位列国家中心的城市也已陷入沉眠,唯有马蹄声与那辘辘滚动的车轮声在寂静的夜里悄悄作响。

King略有些无聊地看向窗外,与法国不同的英伦风格建筑在只有月光的黑夜里似乎沉睡着异样风采,仿佛那里有沉睡在阴影里的怪物。

马车经过建筑的空隙,略微刺眼的月光就这么倾泻而下,而king百般无聊的脸上突然涌起兴奋的光芒,不知是月光还是什么的原因,小爱看到自家少爷不同于家中显得毫无生机的样子,觉得来到这里似乎·····很不错呢。

马车停在一所极为豪华的建筑面前,月亮悬于半空,king打开自身携带的钟表,临近午夜的时刻让他不得不放弃与屋中主人打招呼的决定,听从那位棕发侍者带他们先到客房休息的建议。

当步入宅邸,King就觉得万分奇怪,这里没有什么重兵把守,一点儿都不像是贵族的作风,如此开放而豪迈的作风,真是令人不能小看啊。

行过庄严的大厅,经过豪华的走廊,被带进的客房并不像想象中的奢华过头的房间,想起与自家表兄弟对比便觉得屋中主人的高雅与低调。

侍者鞠躬,祝愿他一夜好梦后,便带着他的随从到离他房间并不远的房间,交代了少许事物后就离开了。

在看了一下周围房间布局后,king才返回自己房间,从落地窗外丝丝月光轻柔落下。

 

在房门被轻轻敲响的一刻,King就已经穿戴好了衣饰,说“请进。”

“king少爷。”来者是她的女仆小爱,她来次是为了交代事项的。

在听完小爱报告后,King说声“辛苦了。”让小爱害羞地摇摇头。

“好了,下去吧,让主人就等也不好。”

“是。”少女重新整理了发饰,确保自身容貌不会被看到后便紧跟上去。

屋外早已有一位女仆等待,不作任何声色,她轻轻作出请的姿势,带领他们到达这间宅邸的餐厅,那里早有一位美丽的妇人与英俊的男人在细声交谈,小爱便留在了门外让king单独进入。

King稍稍看了一眼,夫人却是年轻的可以,完全不似结婚已久的人(这倒是与让母亲稍微相似),不过到场的人除了她丈夫外也没有其他人。King稍感疑惑,却在那位夫人轻笑下回过神。

“失礼了,美丽的女士。”king躬下了腰,因为妇人并没有伸手,他也无法进行脱帽,所以只能行此粗陋之礼。

“没事没事。”只听见她带着笑意的声音与旁边男人无奈的笑声,king微微抬起头,一眼扫到她眼神中带有的一丝宠溺意味。

他低下头,自我介绍道:“万分抱歉,我添了不少麻烦。我名为king,代替我等一族之使而来,在此见过两位。”

“不,比起我们,你一个孩子远道而来倒是辛苦。真不愧是法国来的使者呢,真是后继有人啊。而且比起那个,还是先吃饭吧,一路风尘,也不知你昨夜是否休息好了。”

“这可自然,夫人不必多加担心。”king十分绅士地回礼,又再次引发妇人的轻笑。两位坐下后示意他坐下。

早饭过程倒是十分和谐,不过king边应和着边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他不动声色,在早饭后,夫妻提出让他和那位棕发侍者阿八一同外出观览时被他一口拒绝,之后king提出与自己的女仆小爱自由观赏时,他明显注意到两人微微松了口气的神情。

 

早上的英国比昨晚热闹许多,仿佛昨夜的一切寂静都宛若虚像一般,king穿带着平民衣服漫游大街,迎面撞上一位奔跑不看路的小童,并将被他趁机偷走的钱包又拿了回来。

“ki······spade先生,就这样可以吗?”装扮成男人的小爱低下声音说话。

“是的,看样子jones一族是抱有支持的意见的,这样的话英国女王也会同意,不过我更在意另一件事,dark eye。”

“是,什么?”dark eye不解。

“虽说看上去十分年轻,而且我们那边也没什么报告,不过,你觉得他们没有子嗣吗?”

“啊,说起来,一直都没有见到第三位‘身份高贵之人’呢。”

“是啊,而且刚才我稍微看到一点,似乎是粗心的女仆所致,亦或是故意而为,不过,我看那两位大人的表现,应该是不小心吧。”

“那,spade先生,你打算如何做呢?”并没有多问,dark eye打从心里相信着自己的主人,

“嘛,毕竟现在什么都做不了,顺其自然吧。”他微微调整了一下带在头上的贝雷帽,继续说,“说不准,很快就能见面了。”

 

“孩子,感想如何?”下午的茶会,那位美丽的妇人邀请了他的参加。

“万分美丽,女士。”他品尝着泡好的红茶,光是闻着便已经沁人心脾,深深感叹英国红茶与法国的不同美妙。

却看见那位女士又轻笑了起来。

“是我做了什么失礼的事了吗?若是我先抱歉。”

“不不,只是单纯觉得有会欣赏红茶之人让我感到惊喜罢了。”

“怎么会?如此美妙的红茶,我想美丽的女士绝不会找不到知已。”

可她却笑得更加厉害,不过仍保持着淑女的优雅,说:“是吗,那king你还是我的知已呢。”她轻轻举起杯,微微做出敬酒的动作。

随后稍稍试了一下小甜品,略微的甜腻让他又喝了一口红茶,而在茶会过后,剩余的茶点则几乎宛如刚搬上来的时候,离座后,轻轻瞟了一眼,来收拾差点的侍者是那位迎接他们的阿八,身材娇小的少年似乎叹了口气,甜腻的甜点让他沾上了不少这种香甜。

 

若按严格来说,这是他到此的第二日夜,今夜月光如昨夜般皎洁,king却无法再冷静待在屋中,他向门口的侍者交代了几句鲜少没有通知小爱,就自己一人外出。

驾车的人在他意料之内,看起来不过12岁的少年意外能干并且精力充沛,他微微点头算是打个招呼,收获那人脱帽敬礼。

今夜比起昨晚更加沉静,少了昨夜从远方传来的空洞马车声,却不知为何多了几丝人气。

“阿八,你看起来倒是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一样。”king沉默了一会儿,把玩着随身携带的钟表。

“king大人,你在说些什么呢?我们这里人手并不是很足,毕竟夫人她们并不喜欢喧闹,所以我只是在做着万全准备而已。”驾车的人笑着回答。

“是吗。”king并未否认他的话语,不如说半真半假的话更加容易让人相信。

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king及时扶住了马车壁。

“万分抱歉,刚才稍不注·····”前面的阿八赶紧道歉。

“够了,不是不注意,而是找到了,对吧?”king揉了揉太阳穴,确信地说。

前方的人没了动静,king便自顾自打开车门,在他“等等”下,下了车,就像一条隐秘的小巷中走去。

‘还真会挑。’king不禁想到,较为窄小的小巷鲜少会被仔细搜查,而且如此隐秘到不如说连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也难说,但空气中些许的铁锈味道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在踏入的一刻,明晃晃的一条明线就迎面扑来,虽说做好了准备,king还是被吓了一跳,偏过身子躲过这一刀后,就抓住紧跟在后面才是真正目的的手刀。

King微微一笑,那人似乎很是不服气,抬脚便上,king则趁他一个抬脚抓着他的手向前,他一个重心不稳就倒了下来,就在他倒下的一瞬,那人用手按住king将他下拉,在他吃痛松手的一刻,自己则蹬脚上跳,在这狭窄的空间也亏他能这么翻身而过,king感到惊讶不已。

不过。

“这身衣服还挺碍事的对吧。”king直接扯过盖在那人身上的漆黑斗篷,露出里面鲜红的衣裙。King在那一瞬间认为自己认错了人,但那双在月光下透露着愠意的蓝色双眸和与月光相映衬的银发让他认定自己的判断没错。

“你这人还真烦人。”面前身着绣着花蕾边的鲜红长裙,挽着发髻的“少女”用着略显男生的声音不悦地说道。

“是吗,那你觉得是我带你回去好呢?”他顿了顿,指向不远处传来的搜查声音,说,“还是被他们带回去好呢?”顺便还举了举手中用来盖住容貌与衣服的黑色斗篷。

“······多管闲事。”那人皱了皱眉头,就上前来争夺那斗篷,殊不知被king一把抓住就抱起,他正准备挣扎,就听见那人说:“你很重要,而且现在你受了伤,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逃出去吗?”他刚想回嘴说“那当然。”就被这个人一句话停住了动作。

他说“jack。”

看到他蹬着眼睛看住他时,king也没想到这个名字威力如此之大,不过也趁势抱起他向马车方向而去。

坐在马车前方的阿八看起来非常焦急,却在看到他们一瞬间就呆愣在那里。

“回去了,阿八。”被抱住的少年十分不满地说道。

“是,是!那,那个,没,没事吗??”阿八条件反射回答,然后又赶紧询问情况。

King看着准备过来的巡警,则是示意阿八打开车门,说:“那些事回去后再说吧。”

 

上了马车后,他把那人的发髻散开,在那人抗议“你在干什么”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并稍给他受伤的部分做了些紧急处理,外面已经传出阿八与巡警交谈的声音。

在做完一切后,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说着“失礼了,请希望能配合一下。”

King微微挡在那人的面前,就这么让巡警提起灯找了一下车内,巡警没发现其他可疑人物倒觉得惊奇,便开口问道:“失礼了,敢问您这么晚与您的····”

“未婚妻。”king十分自然地打断,面色不改地说着谎话,倒是后面的人狠狠抓住他的手,他感觉自己的手似乎被印出一条疤来。

“那您与您的未婚妻这么晚外出是······为何?”

“她睡不着,所以想外出逛逛。”king微微笑着回答,并勾住那人的肩旁,声音有点宠溺。

“真,真是抱歉,打扰了。十分感谢你们,若是看到什么可疑人物,请联系我们。”巡警赶紧敬了个礼便离去。

在他们离得稍远后,两人赶紧分开,jack狠狠搓着自己的肩膀,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king则是在拍着自己的衣服。

阿八看见后,不禁感慨。

 

回去的路上,两者相对无言。

在确定对方为男性后,king倒是稍有感慨这人不是女人也真是有点浪费,毕竟从装束来说,他并没有刻意打扮就混进了大概是晚宴之类的地方,而且,在月光下轻微低垂着脸散着银发的他倒宛如真正的贵族小姐一般,不过,若想到在这之前两人有如孩童般的争吵,king内心就单纯幼稚两字,而且发现自己也属于这两个字的范畴之内就大感头疼。

马车停下,已经到达了jones的宅邸,king刚想打开车门,那人就已经自己推门跳了下去,侍者的阿八赶紧迎上去,说:“jack少爷,没事吧。”

他第一次看见那人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如此吸引着人,他说:“没事,没事,有我这个创造奇迹之人在,可是大获成功!”之后就不知从哪里摸出一颗鸽子蛋大的粉红色钻石,在和阿八炫耀着。

“真不愧是jo,jack少爷!”阿八崇拜道。

少年昂起头,自傲道:“是吧是吧。”

King也跳下了车,而阿八则要把马车拉回去。

走在前面的jack突然回头,带起几丝纷飞的银发,笑得信心而又略带挑衅,说:

“多谢了,joker欠你一次。”

King大概是生平第一次受到如此挑衅的感谢,可却又讨厌不起来。

“是吗,那你可要早点还我啊。”

“切,不用你废话。”那人瞬间就脸红了起来,然后吐着舌头,扭头就走。

‘真是,小孩子一样的作风呢。’king在心底里苦笑。

“对了。”jack,现应称为joker突然又说道。

“救一命归救一命,虽然我觉得就算没有你我也能平安逃出就是了。不过,”他狡黠地笑了起来,说,“这个我就收下了。”

他上下抛的东西分外眼熟。

King赶紧搜查了自己的口袋,发现钟表早已不见。

“你····!”

“那么,欢迎来到闪耀的夜晚!”他呲牙笑得分外开心,就这么逃走了。

只留下king一人在独自叹气。

 

再次会面的时间间隔十分之短,他第一次见到感觉毫无贵族风范却有时坚守着礼仪的豪迈吃饭姿势就瞬间愣住了。

不过,那边的美丽妇人只是轻轻笑着,说着“慢点吃。”,连那看起来有些严肃的男人都哈哈笑着。

“真是抱歉了,孩子,jack不怎么喜欢与外人接触,之前还瞒着你,请原谅我吧。”夫人带着歉意笑着询问。

“女性有着秘密而美丽,我当然不介意。”king十分绅士回答。

‘毕竟在看到没有任何合家画像的时候就稍感到奇怪了,而且······’看着阿八上前给向他翻着白眼的jack添水时,杯子上有刻着十分细小的‘jack’时就可以猜到了,更何况,那茶点的甜度,这位母亲不吃却准备这么多,肯定是因为为另一个人。

‘不过倒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这种人是那个传闻般的存在啊。’king在内心默默吐槽着。

king又看到那人在吐舌头,用嘴型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娘娘腔。”然后被她的母亲轻轻拍了下“吃饭礼仪可不能忘记。”,然后向他作个抱歉的姿势。

King摇头表示不介意,拉起的嘴角倒似乎在密谋些什么。

 

“k···k···咳,spade先生,真的要这么做吗?”用绷带缠起自己面容的dark eye有些疑惑,看着自己的主人正画着女性的妆容,不敢表达对他这么做的怀疑。

“是啊,dark eye,不过,你可以留在这里的,不必与我冒险。”他放下了化妆用具,月光下略显柔和让他看起来似真似假。

“不,我一定会待在spade先生身边的!”dark eye鉴定地说。

“那么,是时候了。”看着站立在别人屋顶上穿着艳红着装的人与陪在他身边的少年,spade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那么,让我看看你的奇迹吧,joker。’


“啊,你这个混蛋过来是干嘛!!”



父母都健在

joker在英国,讨厌上流社会的交际,拜了白银之心为师傅,晚上外出当侠盗,家世优渥与皇室交好,阿八是他从外面带回来的仆人,十分忠诚的助手,因为joker是生活白痴又不喜欢别人碰他东西,所以几乎什么都干

king,法国,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表兄弟,希望能摆脱家族的束缚而来带英国,带着与英国交好的任务而来,虽说一开始对jack不感冒,不过后面起了兴趣,自称为spade,小爱是十分有名的歌手,爱慕者帮助她的king,并成为他的女仆。

queen,公主殿下,白银之心是一直照顾她的人而且是救命恩人,所以有时会称他为“爷爷”。

大概这样,感觉自己有点问题,整篇joker没怎么出现的感觉【大哭】

谢谢你看到这

评论
热度(29)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