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暗夜

各种请注意(不想再全部打一遍了),警察paro,

kj,微allj请注意


一个片刻的连续运动让他不禁气喘吁吁,但终还是接近不少。

跳动的火舌让他喉咙提到了嗓子眼里,但在看到站立于火海中的那个身影后,他终是放松了,而连续绷紧的弦在那一刻的放松下差点让他坐到了地上。

那个身影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抑或只是单纯的转身,面对着火光的脸完全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他瞬间就愣住了,心里打响了警钟,刚想迈开步子却被酥软感停住了脚步。

他看着那个人举起了手中拿着的东西,在名为火海的世界里,向着自己的大脑

                     “砰!”

完全来不及开口大声呼喊,那个人就在他面前向后倒去,被火海吞噬。

大脑里瞬间就被一阵阵警铃充斥。

 

张开眼,似乎一切都宛如平常,将不断吵闹的闹钟摁掉,king爬了起来。

今天,是他离开后的一年16天。

King握紧了双拳,梦中那一直循环的画面宣示着他的无力,他什么都做不了,就连那人是怎么想的也无从知晓。

‘如果那时候,’king抿起了嘴,‘那时候能够抓住他,告诉他······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然而幻想终归幻想,今天他仍是king,是警局的王牌。

穿戴好衣服,调整了下心情,king推开了房间的门。空气中传来了阵阵香味,坐在餐桌上的暗红发色的人正喝着手中的咖啡,眼底似乎有着很难看到的黑眼圈,他扫了king一眼,视线便又回到了报纸上。

“早安,dump。”king稍稍打了个招呼。

“恩。”那人应了声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诚然,king并不算喜欢他的这位表哥,可以说,现在他们两个能这么安安静静坐在一起,大部分都是多亏了jack。

‘真是胡闹到了极点啊,那个人。’king微微叹口气,想‘那个,“奇迹的创造者”······’

早餐被dump的仆人摆了上来,他的助手小爱最近一直和姐妹待在演艺事务所出,毕竟最近的任务与其说是危险,不如说是深不可测,他不能把她一起扯进来。

King不想回想那时的场景,她虽然一直在尽力的反驳,不过最终妥协还是因为那句揭开着伤口的话吧,真是够没用的男人。king在心中自嘲。

早餐是隔了两天后又出现的牛排,king不止一次提出过牛排过于油腻而不适合出现在早餐后,才勉强达到几天一次的状态。

‘如果是jack的话,到时会很开心吧,毕竟,’king抬了抬眼,看着正用刀叉优雅吃着早餐的人,想,‘那两人在这方面算是臭味相同吧。’

至于dump为什么会和他住在一起,这倒是说来话长。两年前的事件解决后,king对一直想要暗杀jack的dump可以说是深恶痛疾的,所以在看到jack兴致高昂在谈论哪里的牛排最好吃时,可以说就像是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一样的感受。

尽管对jack那种无论何时都不拘小节的个性非常熟悉,但还是感到了无比震惊,而且在jack看到他之后,还把他硬拉了过去一起吃饭。大概就在这么几次后,两兄弟的隔阂,稍微有所缓解吧,尽管我觉得jack完全没这种意思。在他离开而自己“遣退”小爱之后,dump虽然什么都没说,就这么二话不说地搬了过来,可以说,虽然只有早上这点时间算不上是交流,至少,这血缘的联结倒是没有断的。

“我走了。”在吃后早餐后,king离开了餐桌,拿好了自己的东西后便出门了。

“喂,king。”奇怪的是这次dump并没有像往常一般随便应一声,拥有低沉的声音的人并没有转过身,依旧背对着king的方向,说:“我再问一次,你还打算接受这次案件吗?”

King沉默了会儿,平静地回答:“他在我面前倒下了而且连他一直收集的证据在那之后也被一把火给烧掉了。但是,我不认为,jack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抓住把柄的,他可是jack啊。”

“是吗。”那人轻笑了一声,在门被关上的时候,king听到那人轻轻说了句:

“真不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来到警局时,king想了不少。

在jack死后,他的助手阿八也离开了,之前稍微调查过他的现况,作为忍者他似乎在外打工着,而被上次强制掉走的,我们的师傅,白银之心也正在忙着别的案件,令人讨厌的鉴定科组——就是他们确认那具在火海中的尸体是jack的,倒是比平常更加阴森了,那个与jack竞争的速水侦探也很少出现在警局······虽然没什么不妥,但总归还是十分不妥。而且正如jack和queen深深崇拜着并信任着他们师傅一样,king也十分尊敬那位,所以,他绝不认为白银之心会因上级压迫而愿意调走。

是为了什么?为了引出暗中操作的人吗?Jack,这是你设下的局吗?

如果是你的话,就让我奉陪到底吧,

“king,你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有生气呢,发生什么事了?”警局的警花queen抱着一大资料走了过来,挑挑眉,精致的眉眼露出一种狭促的表情。

“没什么,倒是queen你这么多资料是干吗呢?”king摇摇头,看到抱着这么多资料的人是queen时,震惊了一会儿,毕竟她可是看书就困的人啊。

“啊,因为很在意啦。”queen手撑住下巴,眼睛微微下瞥。

“?”

“从一年前起,我就有稍微调查这起案件的相关资料,因为king你那时候那个样子,也就没有告诉你······”queen声音渐说渐低。

“我明白的,那时候,我确实是太激动了,抱歉。”king明白是面对jack之死,精神崩溃的时候,现在想想确实十分合理,谁叫······那人是如此重要。

“之后,我想,查过很多次的king你,是知道的吧。”queen抬起双眼,装着宝石般漂亮的双眼就这么直直望向她。

“是啊,”king叹口气,毕竟这种权限对queen来说根本没用,她可是与他同等级的存在。“关于jack的资料被拿走了,无论是DNA,指纹还是血液检测资料,鉴定组那群混蛋早就拿走了,就像····”

“早有预谋一样。”queen和king异口同声。

Queen这时候有些不解了,说:“虽是这么说,不过在鉴定完后,jack的资料虽然被还了回来,可是没看过之前档案的我们也不知道这资料是否有过变动。而且jack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被烧掉了也无法调查,就连阿八那里也没有jack的东西。”

“而且这一年里,那个组织的行动也似乎变得没那么频繁。”

“!等等,为什么king你会知道?”

“影街。”

“唔阿,你竟然跑到哪里去?”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去了那里,才能更明白走向吧,而且,去那里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呢。”

“什么意思?”

“虽然不是道是不是我们局里的,不过,混在其中的警察除了我,也有两三个。”

“真亏你能察觉出来,哪里与情报贩子交换信息的话倒还真是一件不错的主意。”

“不是情报贩子。”

“诶?”

“是个小偷,不过他也算是道听途说。”

“那你还敢相信他?”

““道听途说”也仅仅是他自己说的,我怀疑······他就是那个组织的人。”

“找到证据了?”queen瞬间就变得极其严肃起来。

“没有,他隐藏得很深。而且,也不只是当小偷而已,情报贩子,服务员,甚至是荷官,他见过他当过很多职业,虽然化妆技术很不错,不过跟他相处几次后,有这种感觉。”

“那还······真是厉害啊。不如到时候带我去见识见识吧。”queen勾起了嘴角,感到了有趣。

“你去的话只怕是打草惊蛇。”king看着眼前少女金色的长发,单纯感到心累。

“化妆什么的,我也是会的!”queen狠狠拍了下桌子,king只是盯着自己的桌子,生怕等会儿就会裂条缝。

“可如果你出了什么麻烦的话,我和j,不对,我可是会被师傅责骂的。”king无力,发现说漏嘴后赶紧改口,发现眼前的少女已没什么精力。

Queen放下双手,转过身,一言不发让king不由担心。

“king,你觉得jack会把那么重要此料只准备一份吗?”queen背对着king喃喃自语。“可是啊,不管在哪里,都找不到。我······”话没有说完,queen便拍门而去。

“我怎么可能没有这种感觉。”king低下了头,说:“但我无论何时都不想相信,jack他是毫无预兆被人‘挟持’的。”

 

夜幕渐渐降临,这座城市是座不眠城,灯火通明之下,被隐藏起来的三五九流到处横行放纵的地方,名为“影街”。

虽说这一年来碰到过那个少年不少次,但没碰到的可能性还是偏多,穿着一袭黑色风衣,king冷眼看带着这里的好声色马犬。

走过了几家常见到少年的地方却一无所获,king只能哀叹今天运气不佳。

“等等,大哥大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一个突兀的少年音从较为寂静的街角传来,king微微勾起嘴角,找到了。

不出所料,虽说被人提起衣领,甚至连脚都是踮起来的,可那个被很多人围着的人却一点儿伤都没受,倒是周围的人不少身上挂彩。

King就站在入口处,抱着双臂看着好戏,完全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而那少年似乎也注意到他,却也完全没有一丝求助的意味。

倒是那围着的人突然间起哄了起来。

“你小子又是什么人?”提着少年衣领的壮汉狠狠看了过来,手的移动让少年酿跄了几下,就看见他狠狠朝king翻了白眼,让他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这突兀的笑声自然变成了“战争”的导火线,众人哄抢而上,就被king利落打败。

在一个人偷偷移动准备偷袭时就被少年一脚踩了下去,而那位一直提着他衣领的人早已躺下。

人数不算多,几次下来便安静了,king微微喘气,那少年就开口笑了起来,

“spade你还真弱啊,这样就不行了,哈哈哈哈!”

King喘着气也懒得用这个精力去和他吵,只是狠狠抓着那少年的手臂,在他狠狠甩动的时候也不放开。

“好了,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谈谈吧,joker。”

少年一脸憋屈,大喊“凭什么!”

King拉着他向前走,收获了不少周围人暧昧的眼神,似乎发现这很丢人,joker也安静了下来可还是无法挣扎禁锢。

“就凭我刚才帮了你,我可不会随便帮别人的。”king缓了会才回答。

少年听到后,脸色变得非常不好,“喂喂喂,spade,我可没要你来帮我啊,明明是你自己来的,还差点被人偷袭······”

“那一餐咖喱饭?”king试探性问。

“成交!”joker非常爽快回答,然后才后知后觉回过神来。

“不对不对,这交易完全不对等!!”

 

可最后,joker还是坐在了king对面心满意足地吃着咖喱饭。

‘真像啊。’king叹了口气,看着那人吃饭微微外向的手肘,想‘可是,不是他。’

“好了,你想问些什么?”吃完饭后,joker脸上带着独属于少年可爱而单纯的笑脸。

“哦,什么呀,刚才吵着说不要的认识谁啊?”

“我说spade你是想打架吗?”joker已经准备提起衣袖了。

“嘛,开玩笑开玩笑。”king挥挥手,严肃起来说,“你觉得最近‘影街’的交易有没有很奇怪?”

“你也觉得?不过,这个很难说。”joker偏过头思考了一会儿,说:“毕竟感觉太杂了,前不久也有几把巨额资金支出,那个是听说的,也不太明白正确性,而且最近海港交易倒是很频繁,啧啧,我这辈子可能还没见过这么多枪支呢。”

“那······”king刚想继续说,就被joker用一只手指打断了。

“接下来可是要收费的咯。”joker挑起了一只眼,带着轻轻的微笑,倒是提醒了king这里并非安全场所。


写不下去了,想枪毙的人是自己,大概有后续。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5)
热度(33)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