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暗夜02

依旧什么都请注意

此章kj,sj

考前最后一次更文,觉得自己都不知在写些什么了,请注意


虽说是这样,可想问的问题有一大堆,king恨不得现在就把在他面前优哉游哉摇着手指的人抓出去好好质问一番,但是那人却丝毫不买账,偏着头看着吧台那边。

King估算了一下时间,心中狠狠咋舌,时间不多了,可是这次机会—这个人—绝不能丢失,这么想着,king身体越来越靠近joker,而那人似乎出了神般没能察觉他的靠近。

“joker。”king压低了声音说。

耳边吹起了气流有点发痒,joker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人脸,惊得他差点惊叫起来,不过声音未被叫出就被紧紧锁在喉咙中。joker不满地看着眼前死死盯着他的人,而且因为那人压过来的姿势使现在的他处于劣势,更让他不满。

“我说,spade,你······”

“够了,别打哑迷了。”king毫不犹豫打断眼前的人的声音,话语中充斥着的威压让joker直觉认为他在生气,因此他闭上嘴等着他下一句话。

可是,处于上位的人却久久未言,他只是这么盯着,似乎要把眼前的人看透。

King知道现在的自己不可以这样,但是没有办法不把这个少年与他共同成长的友人联系在一起,因为太像了。

‘相貌,语气,声音以及动作······’要不是身高有所不同,joker简直就是jack的翻版。但是king是知道的,他亲眼目睹那人的死亡,自顾自地接下这“挑战”,无论如何地相像,joker永远不会是jack,而且越是相像越是在提醒他这个人不是jack。

但他无法不生气,他气那个人毫无交代地离开,他气自己的无能为力,他气“愚人”的自以为是······所以他只能沉默,他怕出口的话语会打草惊蛇。

就在两人沉默地保持者暧昧的姿势时,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恶狠狠将端来的两个酒杯放在桌上。玻璃杯本应清脆的声音却被强制变成了沉厚的巨大声响,让两个人都回了神。

“那位小姐给你们的,”服务员的态度可谓不好,随手示意着坐在吧台的一位女性,背对着无法看见面容,只有那漂亮的粉色卷发在昏暗的灯光下静静被照亮,他凶狠地说,“衣服。”随后就离开了。

那人一直背对着光,king又因突如其来的一丝光照而无法看清服务员的样子,却在他转身的一刹那,看见了灯光在他眼里流光的金色。

‘那人,感觉在哪里见过?’king皱起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在一边思考中慢慢坐回原位。

在想不通后,king随意一抬头,突然就明白服务员的意思了。

Joker之前的争斗中被一个人扯过领子,他却毫不在意让锁骨偏下一点的白皙肌肤就这么继续暴露在外,也时不时吸引着一些人的眼光。尽管他还是一脸不在意地晃了晃酒杯中的液体,看上去既像个大男孩又像是已步入社会涉世已久的“狐狸”。

虽然不确定joker的年龄,但陌生人给的东西,更何况这是“影街”,是绝对不能要的,king相信joker是明白的,可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那人没有疑迟地就将杯子里的东西一干到第,连阻止都阻止不及。

King倒吸一口气,不知是因为他是joker,重要的情报贩子,还是因为他太像jack,king只觉得非常不安。他狠狠夺过那人的杯子,可里面早已空无一物,始作俑者撑着头,露出了非常平常的微笑,却在暧昧的灯光下平添一丝妩媚。

King感到了周围的视线稍有许转移了过来,他不知这是不是joker的诡计,毕竟在这里交换情报可算是较安全,但这情形下也不得不把他带走。King咋舌,起身就把joker拉了起来,在许多人的暧昧声中逃离这地方。

影街之所以为影,不仅是阴影,也是因为“隐”,私密与公开之间的隔阂非常模糊。而在这一年来,king就把一些无人街角给摸透了,虽然也算不上安全,但如今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他拉住踉踉跄跄前行的joker,密切地关注周围状况。

在没有什么人发现的时候,他把joker不算温柔地推了进去,顺着墙角压住了他。

Joker仍是一脸微笑,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joker,你到底是受谁指使?”king不清楚他是否能正常回答,但还是试着发问。

Joker在听到后,笑容更甚,睁着一双漂亮蓝色眼睛向上看的笑容甚是嘲讽,king不禁皱眉,刚想开口,joker就打断说:“我从来都不受别人指使,我只是在按自己的行动活动而已。”

Joker对他摇摇头,毫无之前的乖巧听话,眼底里一片清醒,继续道:“这样会太快被人发现的,

                            King。”

King一瞬间停止了呼吸,声音堵住喉咙,想问的事情没能说出,就觉得颈间一痛,眼前开始模糊,尽力向后看去只能看到黑暗中似在隐隐发光的金色。

 

Joker接住倒下的人的身体,开口道:“shadow。”

“啧,事先说明,”shadow挑起一只眼睛,口气总是不满,说,“要不是rose,我才不会帮你的。”

“诶,是吗?”joker拉长声音,眼里净是戏谑。

“哥哥,你太过分了。”一个略显生气的女声插入对话,“明明是哥哥你自己想做的。”

“rose!”

“哟,rose!”

两个不同的声音的语气也截然相反。

“什么嘛,shadow你还蛮关心我的嘛~”joker一边带着挑衅的笑容一边提高声调说话。

“是啊是啊,joker,哥哥他啊,一看到那人靠近你就开始坐立不安了。”rose则在一边捂着嘴说,从未闭紧的缝隙中可以看到咧开嘴的笑容。

“吵死了!”shadow咬牙大喊。

“啊,这些都不重要了。”虽然joker觉得这样的shadow非常好玩,但要事较禁。

“怎么了,joker?”rose疑惑。

“比起这个,shadow你最近有什么收获吗?”joker边调整倒在面前的人的姿势边问道。

“切。”shadow不满地说了声后,勾起了嘴角,稍稍靠近了joker,本身就有些低沉的声音此时更是充满魅力,他说:“那可是要收费的啊。”

Joker十分平静地将另一只手直打上了shadow的脑门,旁边的rose张大了嘴巴。

“joker。”shadow金色的眼睛阴沉了下来,声音更为低沉,似是责骂。

“开玩笑的话就下次再说吧。”joker闭上眼睛,有点狐假虎威镇静地回道,脸微偏向旁边。

Shadow看着眼前微嘟着嘴的少年,稍感无力,正打算就此放弃的时候,余光看到了rose用手势打了个“X”,shadow刚想感慨rose又从谁那边学到了什么,就看到joker脸上带着的轻微红晕。

Shadow在心中嗤笑‘对啊,怎么就忘了这人······’

他继续靠了过去,那人非常不习惯地向后退了身子,却恰巧大力碰到了墙,疼得他直咬牙,看得shadow直乐。

“我说,joker,你早就······”

“啊啊啊!!对了,我还是先把k,spade送回去了!”joker一把推开了没把话说完的shadow,卯足力,拖着king就跑掉了。

Shadow维持着伸手的姿势被抛在原地,回头就看见rose撇头不高兴,不禁用手扶额。

‘真是可恶啊。’

“哥哥你真笨。”rose的话语直戳心口。

“诶,rose······”

“明明我都那么提醒哥哥了,哥哥还是没成功。”rose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随后就一脸放弃,说:“算了,我还是去找速水侦探好了。”

“等,等等!Rose,你什么时候和那个混小子这么熟悉的!”shadow本还处在受打击的状态,一下子就被rose之后的话语给激活了。

“恩······这个应该也不是哥哥的事吧。”rose带着他最喜欢的笑容,说着恶魔的话语,宛如把他打进沧海深渊,shadow真心觉得此时的两人真是无比相像。

 

Queen再次确认了一个精美的礼品和毫无损伤后,松了口气,旁边的洛可轻轻舔了舔她的手。

“洛可。”queen摸摸它的头,看着它非常受宠地摇摇尾巴,queen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如今这个她非常喜欢的盒子里放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是jack在出事前最后寄来的一个东西,她微微摆弄了一下,便放回了玻璃柜子中,熟练地上锁。

她对king说的话有一半是谎言,queen攥紧了裙摆。

Jack确实留下了什么,上面并没有留下jack的指纹,但这里面的东西,jack千叮万嘱不能让别人知道,连queen也无法破解上面的密码。

这是必要的,queen不断在内心提醒自己。

虽然她不能确定里面是什么,但她知道这次jack寄来东西是想干什么,queen捏了捏自己颈间戴着的项链,想到之前jack还帮忙把松掉的链子重新弄好,还跟她说不要再掉了,queen只是抿抿嘴,将其用手包住,在心中祈求着。

这是她自愿的,她把窗帘拉了起来,挡住了外面的光,她虽然一直对king那么说,但事实上,她才更不相信jack死亡这一件事。

她比king与jack相处的时间更长,尽管无法和king相比,但她算是非常信任jack的,她不断向king确认,只是想从他的一举一动中知道真相,但king的表现只能让她更加确认那个她不愿承认的事实。

该不该告诉king,她一年来都在纠结着,最后还是遵守了与jack的约定。

‘你到底会放在哪里呢?’queen躺在床上想道,眼睛看着那个精美的盒子,‘你想用这个来引诱谁呢?’。

 

Joker说是送king回去,事实上只是把他随便送到一家小旅馆里而已。

把那人顺手扔到床上,joker活动了一下筋骨,心中狠狠鄙视这人怎么这么重,吸了口冷气转了转脚,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去休息却又眼睛一转。

‘这样还真是太便宜这家伙了。’

Joker脸上露出了险恶的笑容。


要考试了,算积攒人品(?)

总而言之,祝我自己加油!祝你们也加油!放轻松放轻松(可我还是好紧张【手动再见】)

(稍有修改)

评论(4)
热度(18)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