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萍水相逢?

地狱兄妹生日快乐!

依旧什么都注意,sj。

之前那个不知道什么的贵族设定的后续,大概


‘真是,大意了!’joker有些无奈。

双手被束缚在身后,为了防止逃跑连脚也被绑上了,而自己因为衣服的缘故将武器都偷偷藏在大腿与衣领处,凭现在的姿势完全没有办法,可以说现在的他就是一副任人宰割的形象。真是,让人不爽,joker微微眯起了眼,稍微转动了一下手腕,在心中叹了口气。

身边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梦呓,joker抬眼,看到其她的姑娘都陆陆续续地醒了过来,一脸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模样。

寂静间,传来了如小猫般细弱的低吟声,joker开始头疼,暗中嘀咕这女孩子怎么那么麻烦,又联想到也算是“青梅足马”的公主殿下一手持着宝剑一手掀翻一个穿着铠甲的骑士,两相对比之下,心中无限感慨。

‘嘛,比起这个,现在更应该做的是想些办法······’不理会四周弥漫的悲伤气息,joker四处查看。

昏暗的房间里几乎没有其他什么装饰,仅有墙上高出拉着细铁丝的小窗,月光从那儿倾泻而入。joker试图打量了一下月亮的位置却发现完全没办法,隐隐开始害怕如果自己不早点回去的下场。

‘唔阿,真不想到时候被关在家里几天都不能出去啊!虽说自己以前还会想方设法逃出去,可是现在有阿八在,还有那个令人讨厌的king,绝对会去告密的!’joker发誓如果他的手没被绑住的话,他绝对会狠狠抓乱之前扎好的发髻。

他微低下了头,些许银色的发丝从头上掉落,joker可以感受到自己头部的重量轻了不少,恶恨恨地磨牙,‘那群混蛋强盗。’,不过想归想,他扫了眼被抓来的女孩子,有几乎是衣不蔽体的10岁左右的仍童稚无瑕的女孩,也有穿着睡衣,一看就是被掳过来的少女,更甚有一身简朴蝴蝶结裙装,看得出似乎是想要离家出走与爱人共度天涯的无知女子。

Joker则又缩了缩,艳丽的红色长裙也被弄得满是皱纹,joker可以想象到到时候阿八那漫长的说教了,不过还真没想到会被抓住呢,果然穿着这么一身衣服行动不便啊。

他是刚从舞会中逃出来,误入鱼龙混杂之地被抓住的,joker在大脑中开始自动循环了king那句“你还真是没有淑女的样子呢。”深感火大,而且对这群抓他的人的睁眼瞎也感到火大。

‘太蠢了吧!连我是个男的都看不出来吗!!’joker制止自己的声音外泄,只能在心中咆哮。

虽然说现在的他就算打喊出来也没什么说服力。他的发髻是king的女仆小爱帮忙扎的,过程中还吐槽过过于复杂,然后这次的衣服是阿八和小爱一起帮忙选的,他妈妈还想凑热闹时,被他推了出去,不过却没办法阻止king的捣乱,以致于他现在挽着复杂却不易散落的发髻,身穿绣着蕾丝与花边,领口和少许地方有着浅色蝴蝶结,看起来就非常难行动的红色长裙,原本带着的一些饰品倒似乎被搜刮走了,虽说事情了不少方便运动,但自己的东西被拿走还真是令人生厌,不过也谢此,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才没被发现。

Joker在一片微微哭泣声中低囔着什么,从表情中看已看出他无比不爽的心情。

有细微不同于哭声的声音传来,joker竖起了耳朵,向墙壁处靠近,只能听到“····卖到好价钱·····”“··赚大了····”之类的话语,joker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勾起了嘴角。

“你们还真是惹到我了。”轻微的声音被开门声而掩盖,进来的人粗鲁的将女孩子们一个一个带出,有少女想要反抗时,就见其中一人不爽的咋舌,一个巴掌就这么狠狠打了过去,随后就赶紧被同伙制止,说:“喂,你也不想被贬值赚不了多少钱吧!”

不过试图反抗的女孩子们都被刚才一幕镇压而无法发出言语,看起来有点像头目的人倒是满意地点点头。

当团伙其中一人想抓住joker时,joker不禁向后退,碰到冰冷的墙壁才想起自己已经待在墙角处,暗道时运不好。不过那人似乎被激怒了,抓住手臂的力道让joker疼得咬牙,而又因为脚被绑住的原因,整个人都是往前扑。

那个人似乎发现了,用着粗俗的语言暗骂同伙的多此一举,然后稍微掀起裙摆,用小刀割开了绑住脚踝的绳子,随后便将joker带出去。

Joker踉跄了几步,便松了口气,他翻了个白眼,在心里说:‘我真是谢你全家。’

脚上的绳子被松开,joker还稍微有点不习惯,被绑住的部分还有点隐隐作痛,他偷偷打量着四周,发现周围少女一脸悲恸,才想起来自己是否也应该装装样子。

不过······joker上下看了一下在自己旁边的人,明明是和刚才帮他松绑的人是同一人,却又似乎有点不一样,相比起刚才的暴躁现在倒是平静了不少,而且,他刚才看到joker避开他的触碰后就没有再碰他一次。

‘怪人。’joker在心里嘟囔。

路不算长,可以听见不远处有些喧嚣的声音,joker微微皱眉,刚想向前走时,就被旁边的人拦住了,任后方的人将哭哭啼啼的姑娘们带上前,而那位似乎是首领的人则向他交代了要看好人几句后便一起到前方观察。

Joker有些不解,就这么看着他,忽然间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在打些什么注意吧?”那人压低了声音,深沉的声音让joker有点不适,总觉得不应该是这种声音。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我现在还能做些什么手脚啊?”joker放轻声音说话,本来稍高的声色让此刻的声音更如贵族小姐般优雅。

“是吗?”那人挑挑眉,伸手就触碰了joker大腿,让joker差点叫了出来。

‘被发现!’joker瞬间便丢掉了温婉的贵族小姐姿态,一双蓝色瞳孔中满是警惕。

“哪有贵族小姐像你这般镇定。”那人冷笑,继续道:“你可是他们的压轴商品啊。”但眼底里写满了“愚蠢”二字。

“哈?胡说些什么?”joker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想掏掏耳朵,手就被束缚着无法动弹,感到郁闷。

远方的人群突然就开始暴动了起来,主持人的声音将会场引入高潮,那人声音满是挑衅,说:“到你了啊。”

Joker眯了眯眼看着向他走来的身影,动了动嘴,没说什么,任由那个“首领”带他上台,被留在身后的人静静陷入沉思。

他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突然起来的身体接触让他恨不得将手中藏着的小刀向那人颈间划过,但是,还不能。

“你还真是好运啊,新来的!”过来的人这么感叹,“那女孩绝对是极品货啊,老大就这么把她让你看管,啧啧啧,手感不错吧。”

看着已经陷入意淫中的“同伙”,他有些厌恶地皱起眉头,暗想:‘要是你去摸的话,不被吓死才怪吧。’他想到刚才一下触碰到的坚硬物体,感觉将有好戏可看。

Joker被人拉着上台,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他可以听见啜泣的女孩子的声音和笼子被关上的声音。

“哒!”瞬间亮起的灯光让他不适应的闭上眼,更加敏锐的听觉可以听见面前的人赞赏、倒吸一口气还有低笑的声音。

渐渐睁开眼睛,眼前众多目光让他有点不适,他并不喜欢这种看商品的目光,心里隐隐发麻。

Joker并没有多在意身边主持人在说些什么,他盯着斜后方分批被关着的人和物,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突然间一个力是他向身旁的人倒去,joker想要挣脱,主事人倒是没多在意,正想从领口处将衣服扯下。

“哐啷!”瞬间光便停了下来,周围的人都开始吵吵囔囔了起来,四周瞬间就便得热闹起来,主持人刚想大喊寂静,就发现有东西抵在了颈间,冰凉且锋利。

“睡一会吧。”有点带笑的声音随着昏迷而至。

Joker清了清喉咙,学着那位主持人的声音大喊:

“请大家静一静!不要慌张,在设备修好前我们将会有人严格看守,请大家不必慌乱!”

渐渐的,躁动慢慢消停了下来,joker定眼看了看四周,将武器放回原位,虽说这些东西带是带了,可他还是不习惯用这些来对准人,顺便将倒下的主持人用旁边的支架架了起来。

‘果然还是给king比较好吧。’joker有些犹豫徘徊,‘不过,现在应该想办法通知警察。’不得不说,虽然他能救得了这些人,但他实在没法安排这些人的住处。

‘地下拍卖会。’joker非常苦恼,‘要是king······不对,才不需要他帮忙呢!’

“真的不需要?”耳边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joker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到来的人扛在了肩上。

Joker想狠狠拍打那人的背,那人小声却开口:“我还没想到会因为这样而暴露啊。”

“哈?”joker不解,想要发问却发现扛着他的人已经开始跑了起来。

‘超级乱来!!’joker不得不按住些许纷飞的长发,另一只手抓住那人的衣服。

有一些观众似乎对许久没有动静的前台有些不满,开始囔囔,不过似乎没有发现异常。

“喂,被绑架的人该喊些什么,你总该知道吧,大·小·姐?”

“呜,那,嗯······”joker觉得丢脸至极,不过倒是明白他的用意,这时候离拍卖会有一些距离,也可能看到不远处有巡逻的人。

他几乎是用尽了毕生的勇气在喊;“救,救,救命啊!!”

听到声响的人赶紧跑了过来,joker用手掩面,而那人则向拍卖会方向再度跑去。

几乎一路引领那些陆陆续续赶来的人到了拍卖会,他们发现了异常,开始交流,而joker他们早已消失在拍卖会场门口。

拍卖会内人群已经开始躁动,有人已经不爽地向前,狠狠拉起主持人的衣领,发现那人却早已昏迷了过去。

瞬间,会场一片暴动。joker眨了眨眼,此时他正被那个人塞进离会台非常近的箱子里,两人一起,真心很挤。

在看到之后很多人都被镇压以及那些拍卖品都被放出后,joker松了口气,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事,撑起了身子,不过在狭窄的地方里,让他差点撞到后面的人。

“······你这混蛋。”后面的人咬牙。

“哈哈,抱歉抱歉。”joker笑着打哈哈,有些疑问:“话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啧,没什么。”他压下了joker的头,没有回答。

事件几乎经过了一晚才勉强结束。

在看到阳光的一瞬间,joker就知道自己完了,彻夜不回家,可是跪下来也求不到原谅的。

从箱子里出来,此时已没有多少警官,他可以很轻易地逃走,但却像蔫了一样跪坐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

“喂。”

“干嘛?别烦我。”

“切。”

那人不爽地回答,将一些东西掏出抛向joker,joker接住后发现是自己被搜刮走的饰品,不禁张大嘴巴,惊讶地望着他。

那人却什么都没说就走了,joker似乎想起了什么,刚想站起来却因为力气过大而供血不足的头晕,回过神来,那人已经走掉了。

Joker拿着饰品,有些疑惑。

“cyan?”

 

回到家后,被非常多的人轮流教训了一遍后,真的被关禁闭了。


shadow:正混迹于各种场所中,希望能找到失踪的妹妹(可惜不是在同一片区域),与joker是熟识。

rose:有一天突然失踪了,现在正在一个人很好的酒吧大叔那里打工,希望能找到哥哥的线索。


没有什么逻辑,就这样,大概不会有后续了。

考完了,非常迷茫,总觉得还要上学······

谢谢你看到这【鞠躬】

评论
热度(19)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