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不如相忘江湖

KJ,DJ请注意,请注意!!

请各种注意!!!

术士paro(其实术士包括特别多种)

脑洞源自初设定joker百岁多;

如果当时选择了dump的非常诡异的文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可以追溯到天地开元后没多久,当时妖魔纵横,仍未识得除魔之术就已去世的术士无数,当时为最弱的人类苟且偷生。但是,在那时,人类中却出现了一个异类。

他收服了一只狐妖中的白子。恩······?白子是什么?啊啊,那是最弱者,亦是最强者。为什么?那是因为白子啊,是最被排斥的,可也正是如此,它才可以变为最强。不明白吗?没事的哦,那我们继续吧。

然后,一人一妖开始了征途,一个集合了人类中最优秀的术士,开始成立了派别,遣散各地,自此,人类有了保护;一个以一己之力将来挑战的妖怪们一一征服,取得真名传达命令。然后二人将‘这个世界’统一,后人们又进一步开始稳定加固,最后便是我们这个样子。”

温婉的女性轻轻拍了拍紧靠着她的孩子,说:“好了,king,故事讲完了,你也该去睡了。”

孩子有点不高兴,问:“再等等啦,妈妈。没有更详细的吗?比如说,那个,白子这么强的话,那个人是怎么收服白子的?然后他们又是怎样旅行的?还有就是,他们最后怎么样了?”

女性用手微微触碰脸颊,表情有些苦恼。

“这个嘛,妈妈我也不是很清楚呢。不过啊,最后肯定是结婚生子,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啦。好啦好啦,该睡了哦,明天,妈妈我还有爸爸也要出发了。”

“嗯······那么,打扰了,晚安,妈妈。”

“晚安。”

门轻轻被掩上,king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总有一种不安感,而且不知为何,对那个自古流传下来的故事,如此熟悉。

‘大概是错觉吧,不行不行了!得赶紧睡了,明天还要给爸爸妈妈送行呢。’

King闭上眼睛,开始数羊,在一片不安中缓缓睡去。

 

那是最后为数不多的记忆了,在那次送别之后,king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妈妈。他终于明白那种不安感是为何了,那是作为术士的直觉却被他所忽略,那是多么愚蠢的决定,也是他不断地懊悔的原因,但,结局已定,无法悔改。

而如今,他被旁系一家所收养,他尽可能做到不出错,尽可能不再重犯错误,,尽可能让自己完美,因此获得了众多人的宠爱,却没想到被自己本应最亲的人——自己的表哥dump——所厌恶。他没有办法,居人篱下,他只能尽可能满足他的要求,这算是他欠他的吧。

而这次,dump却决定来到海上游历,虽然在king看来只是玩没有修行,还恳求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将那名贵的“冰冻的剑齿虎”给他。Dump的父母经过一番讨论后,出符意料地答应了这个有点荒谬的请求,还要求king也一并外出。

King感到背后发凉,尽管dump的欢呼是那么欣喜,看向他的视线只是充满恶意。

King有点不明白叔叔阿姨的用意,分明两人的关系差到极点是有目共属的,通过这区区几次共同游历是完全化不开之间的隔阂,但他只能照做。

‘这次果然还是顺着dump的意思来吧。’king在心中默默叹气,却在行礼离开,关上门之际,听到了阿姨小声地嘟囔道“一切都看他们的缘分了。”

‘又是术士的直觉吗?’king明白那句话绝应不简单,而自己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只能放弃。‘果然还是修行不够啊。’

‘不过,现在应先做一些准备了。’king这么想着,开始挪步走向书房,打算准备少许符咒以防万一,正碰巧遇上了dump的冷笑注目礼以及心凉的一句“怎么?你还以为你能做些什么?”。

King握紧了拳头后又松了松,如今的他不再是本家的大少爷,就算有血统的证明,但,无论是情意还是礼节上也是不允许他那样做的。

承受着冰冷的目光,king二话不说,心里默想着符咒的画法与作用。

‘无论如何,这次,我得保你平安。’

出行的日子很快便降临,不同于事事皆由下人准备的dump,king不断检查自己的东西确保无误才敢登上船只。

天空渐渐被染上靛色,今夜是个月圆之夜。

King仰望天空,估摸着星星的位置,他虽然不怎么擅长星占卜,但打算把自个也当做修行的一部分而努力着。

‘今天,有大事发生?’king眯起了眼睛,毕竟还是不成熟,之前也错判过几次,无法确定现在的自己的占卜是否正确,只能在心中尽量提醒自己小心点。

观测了几次后,认为这样下去也没什么办法,king决定返回船舱。

转过身去的他并没有发现,轻巧跳上了船板的身影。

 

“真的要这样吗,jack哥哥?”软糯的童声带着犹豫不决。

“没办法啊,谁叫queen的符咒,完~全没有惊喜的感觉啊~”另一个声音相比之下则略显成熟,有点戏谑地调笑道。

“呜——”另一个发出了不满低低吟。

“痛痛痛,queen,放手放手。”突然间,比较成熟的声音开始挣扎,但还是尽量把声音压小。

“嘛,如果jack哥哥说‘我错了’的话,就放过你哦。”

“知道了知道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那这次就放过你哦。”伴随而来的是轻轻的嬉笑声。

“小鬼。”那一个人则轻轻嘀咕了一句,从声音上听来则是打从心底里的无奈。

“嗯?”

“没什么······啊,找到了!”那个声音有点虚,不过突然间就好像发现新大陆般高昂。

悄悄进入房间的是两个人,一个大约只有不足16岁的少年,他手上则抱着一个约5岁的女孩,女孩在看到房间里是什么时就尖叫了起来,幸好被少年及时制止。

“真是,queen,这样会把别人收来的,你这样还怎么做术士啊。”jack无奈。

“什,什么啦,术士才不需要学会偷东西呢!”queen反驳,呛了jack一口。

“算了,总之我们现在要开工了!”

“那,要怎么做呢?用收纳盒将这个收进去吗?”

“不行哦不行哦,那样子的话就真成术士偷窃了。”

“有什么不一样吗?”

“如果没被抓到就不算偷,如果没用法宝就不算术士在做坏事哦~”jack一脸真诚。

“说实话,用法术的话也算是术士在做坏事啦。”queen表示无法理解。

“那是不一样的,自己亲手做的符咒是心血而成的,而法宝大多都是继承而得的不费心机之物,那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说,你之前叫我做的冰冻符就是用在现在的?”

“是啊,事不宜迟,我们······”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不属于两人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唔啊啊啊啊!!”jack和queen同时叫了起来。

“不速之客”有着一头蓝色短发,头顶着的黄色额发竖起跟鸡冠一般,一双紫红的眼睛警惕地看着他们。

“你,你在那里站了多久啊!”jack忍不住想他大喊。

“我,只是刚才看到门没关。”来者对于这个比他高大不少的少年有些惊慌。

Jack暗想是不是该打晕他的时候,那人却说,

“没想到有成为小偷的术士呢。”

“才不是呢!你个小混蛋在胡说些什么!”jack想多不想就反驳他,弯下腰几乎与这个踮起脚想显示威严的小鬼头顶头,眼对眼。

“你这大混蛋才是想干些什么呢!”那人也不服输,恶狠狠地瞪着他。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叫声。

“喂,king!!你又去哪了?本大爷我在叫你啊!!”

蓝发少年立刻就放弃了与这个内心年龄看起来就非常不成熟的人对峙,赶紧跑了过去。

Jack和queen面面相觑,最后也一并跑了过去。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引入眼帘的是一位似乎得了肿瘤病般臃肿过头的少年正毫无形象地吃东西还朝算是刚认识的、手上拿着纸巾的king扔去了盘子。

‘真是过分的人。’两人不禁想到。

听着那位感觉好像是大少爷一样,自以为很了不起的人物的恶言相向,jack和queen都忍不住皱起眉头,相互点了点头以表用意。

终于,那人结束了自己单向的发言带着一大群护卫一样的人物走出了房门,king则被留下,弯下身子,捡起了一个盘子。

“我说,那个人还真是过分啊。”jack在king背后尽量用着有点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

“你们是?”

“对了,忘了介绍了,我是jack。”

“我是queen,你好。”

“你们是笨蛋啊。”king愣了一会,直言。

“什么?我们好心!”

“你们就这样暴露自己身份好吗?”

“唔。”瞬间,两人都明白了刚才脱口而出的话语是多么愚蠢。

“算了,看样子你们也应该不会做什么事了,如果想要‘冰冻的剑齿虎’的话,你们就去拿吧,我不会阻止了,毕竟······”

King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一阵惊叫。

King几乎是跳起来的,他用尽力气向外跑去,发现那些护卫早已倒下。

“dump。”king非常担忧。

三人正在查看现状之刻,从旁边跑出了一个“人”。

“傀儡娃?!”jack惊讶,与king一起轻巧躲过突如其来的袭击,用从queen那边拿的冰冻符冻住了迎面而来的双手。

三人都松了口气,没想到queen却突然大叫起来。

“queen!”jack回头,看到了女孩金色双马尾被抓住,疼得无法动弹,开始有点无措。

King注意到“人群”开始聚集,便赶紧拉住jack往房间去,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jack,振作点!现在除了你就没有人能救她了!”king按住坐在地上的银发少年的肩膀,听着门外“咚咚”的敲击声,额头开始出汗。

“也是,king这边。”jack回神,似乎对自己被一个小鬼教训而有些郁闷,却不停下拉住king向小型通风口走的步伐。

大门已经被撞开,傀儡娃向这边扑来。

“这个?”king疑惑,大小大概只够一人通过,那······jack?

而前方的人则恍然间生气白雾,白雾过后,一只小狐狸则出现在眼前,他说:“快点。”便钻进了通风口里,king也抓紧脚步,向洞里钻去,勉强躲过了追击。

 

这时,船板上,被抓起来的queen和dump正被五花大绑。

Dump正不断大哭,而娇小柔弱的queen却是一脸嫌弃。

而一切骚动的源头正站在两人面前,带着阴险的笑容观看四周,说:“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小鬼啊,不如资助我一下吧。”边说边掐住胖子的脸。

“呜呜,只要你联系我爸爸妈妈一定可以的,求你放过我吧!”

“还真是,没骨气呢。”已变回人形的jack的表情竟是嫌弃。

“他从未吃苦倒不奇怪,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救出两人吧。”king摇摇头,在心里补充道:‘而且你刚才那又是怎么回事?’

“诶,两人?那个不用救也可以了吧。”jack不解。

“不行,他的父母都很关照我,而且,这算我欠他的。”king抿抿嘴。

“我感觉有点熟悉呢。”jack突然蹦出无厘头的话让king歪头看他。

“大概是错觉吧,毕竟我可是过目不忘的呢~”

看着猛然间开始夸耀自己的人,king能感到头上有黑线竖下。

“嘛,回正题,你用过这个吗,king?”jack看着king,笑容充满了阴险之意,挥着手上的符咒——爆炸符。

 

忽如其来的火焰将那些人都吓了一跳,queen则是一脸兴奋。

“什么,发生什么事了?”主犯一脸惊悚,不明所以。

“大叔,抱歉啦,小孩子玩闹你可得原谅不是吗?”处在不远处的银发少年抓着个残骸嬉笑回答,站立在他身边的男孩也是一脸自信的笑容。

“可恶。”主犯咬牙,弹指指挥傀儡娃运行。

“大叔,你听说过吗?”

“?”

“同一招对我来说可是没用的。”jack笑了起来,一跃便跃到空中,将手上拿着的一并扔向天空。

一刹那,火光冲亮了整个天空,而随之而来的冰冷则狠狠砸向地面。

Kig早已割断两人的绳子,带领跑向船舱处,在king犹豫不决时,queen利索地锁好了门。

“可是,jack!”king非常着急。

“不要小看他啊,他可是jack啊。”queen昂起头,自豪地说。

从船舱窗外看去,可以看到大片冰凌从天而降,本不该出现的景象此刻出现宛如仙境。

可无论哪里都找不到那个银白色的身影,king内心有点急切,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露出的出神的神情。

一切归为平静,外面一片狼藉,虽说船舱也好不到哪去,有一些攻过来的傀儡娃也被king用手中的符咒给打败了。

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出现的身影是jack。

Queen兴奋地打开了锁,扑了过去,jack则熟练接住这个娇小的身体。

“真不愧是jack!”

“嘿嘿,那当然。不对,你什么时候省掉‘哥哥’两个字的?!”

“因为jack就是jack啊。”queen笑着答非所问。

看着两人亲密的对话,king上前,一脸崇拜,说:“jack你很厉害呢。”

猛然间被别人夸,jack有点不适应,脸有点红,说:“那是肯定的吧。”

“所以,我可以和jack你一起学习吗?”

“哈?”jack和queen一脸不敢相信,有点好奇话题是如何跳转的。

看着king眼底里的被月光照亮的希冀,jack心中的熟悉感又油然而生。

“不对,果然啊。”

Jack抱着queen接近king,说着莫名的话语。

“jack?”queen从未见过这样的jack,不解。

“我想起来了。”jack平静地说,“我的回答是,不行。”

“诶,jack?为什么?”

“queen,安静。”

King的希望被打破,尽管双全颤抖,仍尽自己全力发问:“为什么?”

“抱歉。”

Jack只是这么回答,手指轻点男孩的额头,接住倒下来的身体,轻轻放在地上。

“那我呢?”寂静中传来的不和谐之音。

“那才是不行的吧!”queen大喊。

Jack则观察了一下站在他面前的男孩的体型,说:“你这样子肯定不行,那可是很辛苦的,大少爷你就别趟这浑水了。”

“我就不信你没看出我的才能。”dump眯起眼说,眼睛几乎都快看不见了

Queen扯了扯嘴角,心想‘你还能有什么才能啊。’,jack却这么问了:

“你确定?”

Dump深呼吸,想到了父母总三句不离king的话语,想到了周围人的对比,想到了刚才自己何等无能为力,又想到了站在他面前的人毫无畏惧的身姿,一字一顿地回答:

“当然。”

“那我明白了,那么,先去收战利品吧!”jack笑了起来,高举一只手便向前进,留下dump一脸不明所以。

‘对了,他,接受了。’脚步踉踉跄跄地跟上。

‘对了对了。’心里掩不住的兴奋。

 

从那时以后也过了挺久的了,一袭深红长发,面容精致的人看着不远处穿着红色阴阳服的银发少年有点出神。

那之后,与queen一起接受了白银之心的训练,虽说一开始几乎两人从未过关,然后不断练习中,自己也发生了不少变化。

但那个人却从未变过,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没有改变过的他永远是他所追求的目标,幼稚却机敏,乱来的同时又周密一切,集众多矛盾为一体的“奇迹”。

Dump轻笑,心中也一直埋着一个疑惑的种子。

——为什么那时候你会不接受king?——

其实jack是认识king······的前世,不接受king的原因是不想让他有上一世的命运,传说的结局并不美满,就这样······有很多想写因时间问题没写上,大概没有后续

觉得自己有病,半死不活的状态ing

我······想枪毙自己【再见】

谢谢你们看到这

评论
热度(15)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