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危险之物

ABO设定(我只会耍流氓,抱歉),sj请注意。

依旧什么都请注意!!

弱肉强食,这是自古以来的定律,众多人以此为人生信条而拼搏。

这个社会被分为六种性别,其中以Alpha为强者而统治着社会,而最为弱小的Omega则被迫成为阶级最底层被统治着;对此,有一人既不否认也不承认,他承认性别带来的差异,否认着差异带来的身份地位,这样的他则是许多Alpha的眼中钉。

惹人惊奇的是,他是个Beta——一个与最上位业与最下位无关的一种性别,本应不会干涉这两个性别问题的一类人,因此他的想法实在是让他人感到奇怪。

身为焦点人物的Beta却不这么认为,对他来说他有个身为Omega的青梅竹马,那个人的一切努力都被他看在眼里,也因此他厌恶着一切单凭性别被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这种想法,而他另一个从小的玩伴——身为Alpha的朋友——也同样认同着他。

更令Alpha无法认同的是他所创造出来的“奇迹”,明明是个Beta却创造出连Alpha也自愧不如的功绩,让人无法否认也无法认同,毕竟如果认同的话,那将是有损Alpha的名誉的大事,与此同时,也有非常之多的人想要将他从世上除去或雇佣,但从来没有人能捉住他,独来独往,任性妄大让人头疼,同时让人恐惧。

Joker便是那个Beta的名字,人如其名,一个将世界耍的团团转的人。而将世界骚乱的他此时正毫无形象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看着就想掩面暗道“我不认识他”。

现在joker正在享受难得的“假期”,为此他拒绝了spade和queen到海边的邀请,尽管那时候造成不小骚动也阻止不了joker赖在家里的决心,甚至痛心允许阿八回老家的请求,以致于在“假期”的第二天,家里就有变成垃圾堆的趋势。

“叮咚——叮咚——”不合时的铃声突然响起,joker只是搔搔头,毫不犹豫卷起被子盖住全身又睡了过去。

铃声持续不断,而且在频率上可以听出按铃人越发不耐的心情,joker依旧毫不在意,继续他的美梦。

恍惚间,joker感觉到周围已没有声音,咂了咂嘴,在心中嘀咕‘终于安静下来了啊。’,正准备翻身,身上的被子就被掀了起来。

一股寒气侵袭温暖的身体,让joker不禁抖了几抖,非常不乐意地睁开眼,还未看清眼前的人的样子,手就被抓住,那人把他整个身子都从床上扯了下来。

这毫无预兆的举动使joker反应不及,就这么狠狠摔到地上。

“唔啊啊啊!!好痛!!”

Joker趴在地上大喊,头还隐隐作痛。

面前的人蹲了下来,表情净是一脸不耐烦,更让joker惊异的是,

这个人与他有着极其相似的外貌!

“诶,你是谁啊!!擅闯名宅可是重罪啊!”joker赶紧让自己回神,爬起来不满。

那人轻哼一声,金色的眼瞳满是严厉,他说:“你的舍友,还有,我可不想被不懂开门的三岁小孩说是‘擅闯名宅’啊。”说罢,还转了转手中的钥匙。

Joker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心中想法转了无数遍,才打定主意说:“你说谁是三岁小孩啊你个混蛋!而且,舍友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不满地弹舌,挑了挑眉头说:“哈?你没收到消息吗?”

这一句话立刻点醒了joker,他扑到桌前,拿起手机便点开屏幕,spade发来的未读消息中就刚好说了这件事。

“亲爱的jack,

      敬启。

      嘛,虽然我觉得这样写给你也没多大意义就是了。总之,别生气。毕竟,我们都不在,放你一个人果然还是非常不安心,所以就帮你找了个宿舍友来帮你监督一下日常。虽然cyan是Alpha,不过“jack”你是Beta,也不会冲突吧。对了,请不要给别人带来太多麻烦,还有别熬夜玩游戏。                                                     

                                                            你的挚友:king”

Joker读完信后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真想昂天长啸:“为什么啊!!!”

而站在一旁的cyan看着床单旁边还亮着光的游戏机,眼底里似笑非笑,只是说:“你的朋友拜托我看着你,特别是游戏机。”

Joker有些心虚地移开目光,心想:‘spade你这是在玩我对吧。’

而这位新舍友似乎也不打算在这里待太久,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便当盒,如果不考虑中途将剩菜不小心倒在地上的话,堪称“好舍友”。

Joker只能在一旁哀嚎,小心翼翼点击了屏幕下拉。

“PS:有点可疑,你要小心。

     很有可能是冲着你来的。”

Joker微微眯了眼,理理翘起的头发,打了个哈欠,顺手删掉了spade发来的消息,缓缓拖着步履进到洗手间中。

有点手忙脚乱的人望来的金色正如黄金带来的灾难般危险。

几天相处下来,joker觉得cyan这人其实还是不错的,不过心中总有种无法忽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在一次帮忙想台词的时候这种感觉更甚。

他低声在耳边说道:“我是阴影,遮盖光明,夺走你的一切。”

金色眼眸中似乎隐藏着巨兽将要把他食肉寝皮一般,让joker这种经历大风大浪的人都不禁感到一丝恐惧。

但joker是对此不怎么放在心上的。spade也总是埋怨他的粗神经,而joker也总是不以为意,身为Beta也让他避免了许多关于性方面的烦恼,特别是在门背后仍能听见queen的哭泣,与在king房间中看到的少许凹进去的墙面后,他也总是不断庆幸着自己的性别,也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

压着他的人身体有着滚烫的温度,压着他的手的力气大到无法挣脱,那双见惯了的金色瞳目宛如蜜糖般让人陷进去,一切都带着危险。

因为joker是Beta所以闻不到此刻眼前的人散发出的浓厚味道,但与生俱来的直觉让joker瞬间就下了决定,随便就抬脚攻击,却被眼前的人硬生生接下,joker皱着眉头抵着床无法后退,手根本无法动掸。

“cy,cyan,你冷静一下!S,king房间应该还有抑制剂,你放开我,我帮你去拿!”

“不需要。”

回应的仅仅是一句话,听语气似乎与平常谈家常般,可是现状无法让joker感到正常。

“真是让人生气啊。”那人这么说,微眯的眼睛将金色加重,有点透不过气。

“joker。”

一句话惊得joker差点停止呼吸,几乎忘了现状,抬头想要和cyan对峙,而被压制住的姿势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那个人嗤笑,说:“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啊啊,spade,你的猜测果然正确啊。’joker在内心想。

Cyan看着眼前被压住的人想写什么出神而有些不快,下一刻便遵从欲望而来。

被强迫微昂着头,无法阻止眼前的人将舌头伸进来的行为,joker感到了一丝无能为力与随之而来的难受。

感到有什么顺着嘴角而留下,口腔有点发麻,一切都似乎在印证着那一句台词,仿佛可怕的预言。

‘必须做些什么来阻止他。’joker有点发晕的脑袋尽力转了起来。

毫不留情咬下,手上的禁锢似乎更紧了,但在口腔中肆虐的舌头倒是离开了,joker稍微松了口气。

Joker直视那人,眼底里的不满与愤怒一切都被他尽收眼里。

Joker轻咳几声,本来稍高昂的声音此刻变得少许低沉,他说:

“你是不是忘了,我可是joker(奇迹的创造者)啊。”

‘也是Beta。’剩下一句被joker吞进了肚子里。

那人微愣了一下,joker已经可以猜到他下一句“那又怎么样了?”,所以不再废话。

Cyan话没问出口就感到手掌中一空,手腕就被抓住了,随后而来的失重感有点恶心,而缓过来之后,那人已消失在视线中。

“啧。”那人不满咋舌,声音低了下来,说:“我会抓住你的,作为shadow joker。”

Joker此时只能在心中哀嚎:‘所以说这是为什么啦!’

看着群里的聊天,感觉自己与整个世界都逆了cp【手动再见】,然后打算写下的。其实我还想写西欧魔幻······

文中的joker大概就是对性不怎么感兴趣的人,一直在考虑这个设定应该安排什么工作,还是就回怪盗?然后没定下来,就是这样,感到非常抱歉。

总之,谢谢你们看到这【鞠躬】

评论(11)
热度(36)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