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蓝瞳

一个脑洞,依旧各种请注意

sj,偏allj(含我→joker设定)

西欧魔幻背景这类

拿着刚买到已然有些发硬的面包跑在大街上,胸前银灰的劣质水晶一蹦一跳。街上人来人往,较为瘦小的身体在这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灵敏地避过行人。

在面对一位淑女时,正巧到跟前才转弯而行,惊得淑女连连惊叫,而陪伴在她身旁,摸着八字胡的男人则举起手中的黑伞,大喊:“哪来的这么没教养的孩子!!”

我吐了吐舌头,低声道:“这算什么绅士淑女啦。”

不远处却突然涌起骚动,伴随一阵阵“站住!”而来的是一对银灰色的翼于天空展开,忽然旋起的旋风让我只能伸手挡在面前,缝隙间,看到了此生最难忘的场景。

那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生物,诞生在天地间最不可思议的生物,亦是这世上最强大的生物——龙。

银灰色的身躯体现着力与美的完美结合,腾空而起带来巨大威亚,宛如天空般湛蓝的眼睛带着如阳光般的希冀。

无法移开目光,听着他人的怒骂,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他消失于天际,久久无法回神。

“可恶,这次有没有抓住他!”

“又让他跑了!”“下一次绝对要让他好看!”

“哇,那就是那个‘奇迹的创造者’吗?”

听到这句话,我赶紧搜寻目标,正是刚才被吓到的淑女,她身旁的男人说:

“是啊,就是那个——

                                             ——joker”

那一瞬间便是永恒。

恍恍惚惚回到家,母亲轻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边在大脑中整理头绪,边告诉了母亲经过,母亲却没有回话。

虽然不是很明白母亲的沉默,我却下定决心——去找他“joker”。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十年后,我已16,鼓起勇气向母亲提出外出游历的请求,谁知母亲抓紧了我的手臂就这么哭了起来,束手无策,我只能轻声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母亲,她眼里满是泪光,说:“就连你也要离我而去吗?就为了‘它’?”

我心中一惊,在母亲冷静下来后倾听她的述说。

手不禁握紧一直佩戴的银灰水晶,这是父亲给我的遗物,我深呼一口气。

‘原来,父亲你也是被它‘魅惑’了吗。’

母亲的哭泣固然让我心疼,但从十年前下定的决心驱使我说出那句伤人的话语:

“抱歉,妈妈。我还是打算去找‘它’,这是我的愿望,拜托了。”

母亲没有多说,抿着嘴,眼里充满了绝望,这状态一直持续到送我出了门后,那一声声压抑的哭声撞击我的良心。

可我只是痛心离开,毕竟男儿志在四方,我这么默念着,希望能哀求原谅。

徒步走向遥远的北方,路程并不简单,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也与各事各物道别,笑了不少也哭了不少,将一切艰辛的汗水挥洒在道路旁的弯曲树下,身边多了四个伙伴乐意陪我一路旅程。

北役冰原,名字起源于许久以前国王军队进攻北方这冰原一役,那场与冰雪的战斗最后不了了之残存的只是这一名字和冰原上的白骨。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这,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贸然前行。

冰雪覆盖前方,空气中刺骨的寒气破除衣服的阻挡无畏前行,我们一行人冻得瑟瑟发抖,脚步几乎无法迈开,这是我等无知无味的“成果”。

止不住的昏睡打击大脑一片昏沉,雪色的冰冷将要把大脑冻结,我无力趴在冰面上,连话语也被冻结在嘴边。

‘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母亲啊,对不起了······还真想再见你一面啊。’

就这么闭上双眼······似乎也不错呢。思考早已不被冰雪允许。

“呀?”少年的嗓音随着黑暗而来,渐渐模糊。

 

苏醒后发现自己连同失散的伙伴们身处冰原边界的医疗所中,满脑子的问号无人能解答。

“看来你们醒了呢,真是太好了~”如花朵般娇嫩的声音从打开的门外传来,进来的是粉色头发的少女,带来清浅的玫瑰花香。

“那个,请问是你救了我们吗?非常感·····”

“不是,我只是让你们在这儿休息的人而已。”少女毫无留情打断话语,脸上依旧是美丽的笑容。

“你让我们得以休息也是恩情,谢谢你。”我顿了顿,补充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非常乐······”

“等等!”陪伴在我身旁的魔法使制止我接下来的话,漆黑的瞳孔平静地望着眼前的少女,说:“你并不是人类,对吧。”

没有起伏的陈述句让我们几乎都忍不住去批评他的失礼,少女却捂嘴,开心笑起来,说:“没错。不过,我确实对你们没什么企图哦。”

“对我们?”敏锐的魔法使直接指出。

“是的。”她玫瑰色的眼睛望向外面,我们也跟随着她的目光而望去。

与冰原的漫天风雪不同,这里的阳光毫不吝啬地倾泻大地,娇嫩的花朵似乎在清风中微微起舞,嫩绿的枝叶展开美丽的身姿,清浅的虫鸣装点着世界。

在这里有两位几乎一样的少年,顺着光而站,一光一暗,似乎是在互相调笑着,一举一动都充满生机。

其中一人的眼睛特别吸引着我的注意,那双天空蓝的眼睛似曾相识,在我还未确认的时候,那位少女就以“病人应该多休息”为由,又把门给关上了。

少女走出房子,阳光映衬她粉色的发丝,对面两个少年注意到她的到来,用着欢喜的语气说:

“rose!”

Rose用笑容回应“哥哥,joker,你们好。”

“嘛,rose,他们怎么样了?”蓝瞳少年开口。

Rose摇摇头,回答:“没什么事了,不过joker你带他们来的时候还真吓了我们一跳呢。”

没错,救了他们一行的人是joker——传说中的龙,而在他身边的两人则是精灵双子——cyan和rose,一个自称shadow joker,一个则被世人称为魔女。

“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总给别人添麻烦啊。”cyan有点头疼,不知觉代入了joker的友人king的角色。

“什么啊,我那可是救人,救人啊。”joker不满地重复几遍。

“诶,可是我看那个少年似乎一直在盯着joker你看呢。”rose拉长声音,一脸戏谑,身边的cyan则稍稍眯起了眼。

Joker疑惑皱起眉,说:“你可别乱说,rose,我可是从没见过那孩子。”

“又是你哪落下的‘风情债’?”cyan微微靠近joker,语气中净是威胁,rose则在考虑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避开一下,可又担心自家哥哥搞不定joker而进退两难。

Joker很难得仔细思考,然后摊手无奈说:“那我还真没印象,而又我什么时候欠下‘风情债’的,别乱说。更何况怎么想都是shadow joker你的可能性更高吧。”还顺便强调了一下“shadow joker”这个名字。

Cyan膝盖有点痛,翻了翻白眼,抓着那人的手就又靠近一步,说:“是吗?我看你的友人就不只是那一丁点意思啊,让你总躲在冰原的那一位,似乎对你可是非常有意思呢。”金色的眼瞳压制着,joker稍有些出神。

“而且,你招惹的人还少吗?”cyan恨不得现在就让这个人明确自己的心意,不过就算他现在亲上去,joker也大概只会认为是一种惩罚。

虽说joker的情商不算低,但放在自己身上大概就只有自恋而没有对他人情感的感知了;而且,龙性本淫,这让joker对情感方面也不太在意。

Cyan头疼不已,那人却似乎想起什么,挣脱cyan的禁锢,说:“我有点事要处理,等会儿再来找你们!”说罢,蓝色光从脚边亮起,血肉之躯渐渐龙化而后展翅高飞,阳光照在上面似乎将一切都透明化。

独留下这对精灵兄妹面面相觑。

Joker并不是没有接受过cyan,但那种接受与自家哥哥所想的是不一样的,rose知道,但也没有办法,毕竟那是龙族的本性,而放在joker身上,倒不如说现在这样子是joker的最大让步。

‘真是麻烦呢。’rose叹气,看着还在纠结的哥哥,加深了叹气的力度。

就到这里,没办法写出那种感觉,非常抱歉。

明天就去旅游了,虽然时间不长,不过是第一次单独出游,有点紧张。

(因为某些原因在此对她表示抱歉·······所以说人蠢不能太多手多脚······)

谢谢你们看到这【鞠躬】

评论
热度(27)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