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随影

各种都请注意!!

allj倾向(大概不太明显)

依旧西欧魔幻类,大概短篇,不会长

犹豫片刻,披着斗篷遮住面容的人不再犹豫提着油灯继续前行。

昏暗的灯光只能照亮大约一半的空间,从中便可推测提灯者幼小的年龄——对着未知充满着无比的好奇,不顾后果的年龄。

石头筑成的隧道昏暗而幽深,风声透过缝隙传来低吟,一级一级的石阶似乎在引导着通往地狱深处,唯有一点亮光在此忽明忽暗。

踏上最后一阶台阶时,那人轻呼出一口气,回头望向后方遥不可及的出口,似乎有些困扰地抓抓头,嘀咕几句后赶紧向前走去。

尽可能将油灯举到最高,身材娇小的人贪婪地读着墙壁上所描绘的不可知的文字,那橘黄色的灯光将那双眼睛照成一片金黄。

手指的触摸到历史遗留的沧桑,他微微皱眉,尽量去识别那模糊的文字,无意识中将其一一说出。

风向开始有些转变了,那人下意识停下话语,环顾四周,可已太迟了。

席卷而来的风暴掀起了斗篷,烛火没有熄灭反而燃烧更加剧烈,被拉长的影子飘摇宛若在低语的恶魔,影子露出了不可思议的嗤笑。

他双手抵在身前以此抵御狂风,费力从腰间抽出匕首狠狠向刚读过的文字划去,在漂向后面的视线中看到——

——从影子中诞生的,被一分为二的身影······

 

银发少年伫立在人山人海的街上,俊秀的脸庞却并没有引来太多人的目光,因为今天乃是宝石国公主殿下与他们的王子殿下婚礼之日。

“真受欢迎呢。”少年吹了吹口哨。

长有翅膀的雪白骏马将华丽的马车拖行于低空中,金色的马车镶嵌着玛瑙、水晶与钻石。在经过他们的时候,马车外壳突然爬上魔法咒,在人们惊讶看着马车疾行而过之际,少年叹了口气,脸上带着点害羞的笑容,弯腰将路边的一块石粒捡起,说:“那我就不客气啦。”后就离开人群,将回过神来,高呼着“炼金术!”“点石成金!!”“这会儿可赚大发了!”“真不愧是宝石国的公主殿下,真大方啊!!”“这会儿可能向我家那婆娘献宝了!”的人们抛于脑后。

少年迈步到皇宫招兵处,沐浴着士兵略带嘲讽的目光准备报名,身边就听到一个粗犷的笑声,那人嬉笑说:“就你这娘叽叽的小鬼还想要报名当兵?别笑掉人大牙了!”

顺着声音转过头去看,意料之内是个彪形男子,较为单薄的衣服遮不住那人的五大粗,黝黑的肤色加上看着历史悠久的伤痕,看着就令人生惧。

而少年只是挑了挑眉头,声音还带着童稚,说:“是吗?但我觉得就算是我这样,也总比你那仅是装饰的肥肉好多了吧,装模作样的话就比得上另一国家常说的‘狐假虎威’一词了。”

看着男子微微扭曲的脸色,少年补说:“对了,想必你也不知道何为‘狐假虎威’了,真是,”他顿了顿,一字一顿地说,“太·可·怜·了·啊。”

男子面容瞬间变到不可辨识的地步,他带着爆发性的力道,吼着“你这毛都没齐的小混子!”向少年扑来。少年轻巧起跳,单手撑着身体从男子身上跃过,并在落地的瞬间,向刚站稳准备再度转身扑来的人的脚踝发出攻击,并紧接着在他发出惨叫倒地时用手将其身子与手按压在地上,使其无法动弹。

带着轻松的笑容,少年说:“喂,说谁毛没齐呢,纸老虎?”男子挣扎无法起身,话语带着污秽,骂骂咧咧攻击着少年。

银发少年似乎听不惯这些话语,抬手便打晕了这位烦人的男子,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幕所震惊无法话语。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一脸事不关己,带着与刚才无差的笑容,说:“现在可以登记了吧?我的名字——”

他微微眯起了眼,想了一会儿,才说,“——是jack。”

在宣布了自己的名字后,jack似乎可以感受到一道恶劣的目光刺向自己背后,他迅速向后看去,只能扑捉到因走动而飘起的黑色斗篷的一角。

 

“许久不见,贵安,国王陛下还有这个国家新的皇后殿下。”身着普通衬衣,身为士兵的jack非常大胆地坐在国王与皇后寝室的窗户窗沿上,背对着死寂的城镇与柔和的月色,嬉皮笑脸打着招呼,毫不在意这样做也许会被巡逻的士兵发现。

俏丽的金发皇后殿下一把上前把jack的衣领就这么提起,脸色阴沉,说:“你还知道好久不见啊。”

有着蓝色长发的国王殿下将窗户关上,伸手搭在不速之客的肩膀上说:“我觉得我们该好好谈谈了呢,我们亲爱的挚友。”笑容是一片阴沉。

“唔阿,我只是离开了五天而已!”jack笑容僵硬,无力地解释。

“是啊,你离开的五天可是让人提心吊胆啊。”国王陛下揽过银发少年,不断靠近那人的脸庞,笑容带着深深的恶意。

“教皇大人,我看你果然还是需要些规矩来好好教导你何为规矩啊。”国王陛下的声音毫无起伏,仿佛在下达必然发生的预告,皇后殿下则坐在一旁,一脸“我已经习惯了”的表情,似乎有杯红茶给她就更加完美了一般。

“好了,好了,没想到耽误这么久没回来是我的错了。你们就原谅我吧,king,还有queen。”jack面对这种时候的多年一起成长的玩伴没辙,只得投降。

“这可不是这么一句道歉就可以完结的了,你可知道一直给你善后的我们还有阿八他们多辛苦吗?”king压了压拳头,继续散发着黑气。

“我,我······”jack说了半天,无法继续,正当困窘之际,突然想起,说:“对了,我大概找到他了!”

“谁?”king和queen稍感疑惑,开始回忆。

“就是我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嘶,严谨说,我也不确定他到底算不算是个人,不过据我今天看到的,应该是以人的形状活动的。”jack挠挠头,有点不确定。

“人吗?那这可麻烦了。”queen皱起精致的眉头,叹气。

“是啊,先不说他是你的‘复制体’一样的存在,若他拥有你我都未知的力量的话,这个国家······”身为国王的king则更加担忧。

“所以说,我这五天也是很忙的。”jack则趁机从此找借口。

国王与皇后对他的话语只是面面相觑后一同叹气,king则抓紧了眼前落拓不羁的少年,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天空般湛蓝的眼睛,话语充满严肃。

“拜托了,joker,你一定要给我们平安无事。不是因教皇的身份,而是因好友的身份。”

总是没正经的人看着童年好友的严肃神情,倒是收起玩味的笑容,牵起了平常难以见到的微笑,说:“当然,以joker之名为誓,我的好友啊。”

那是只属于瞎猫碰上死耗子的三人的故事。

 

换下一身繁杂衣饰,joker穿上了低等士兵的衣服,施了个小法术,偷偷溜出皇宫外,再度成为“jack”。

已然熟知他的士兵伙伴与他打了招呼后,低声问他:“真是,你刚才都去哪了?要不是你人缘不错帮你掩盖,你怕是早就被队长给踢出门外了。”

“多谢了。不过我还这是有急事。”jack露出抱歉的神情。

士兵伙伴有些害羞,说:“没事,都是朋友。不过你要真有急事就不该参兵。”他打量了一下jack的身板,微微摇头。

Jack嘴角有些僵,赶紧敷衍一下与他道别后,有些困恼地挠挠头。

不过也没这么多精力去想这些了,jack抿抿嘴,打起精神,已是一副要打探小道消息的窃笑模样,要说比起士兵更像街头小混混。

‘不过这里也没什么道德高尚之人啊。’jack在心中撇下了嘴角。

采用设定:joker为本名,jack才为假名,而joker并未在童年遇到cyan和rose两兄妹,所以脸上没有疤痕,cyan也一样,设定大概这种感觉吧·····服饰有参考,不过似乎画错了,算了【枪毙】




太久没写文有点手生,请原谅······今天才发现,我过了20粉了······因为完全没注意到,非常抱歉【跪下】,现在也不怎么好意思弄些什么(毕竟也从没弄过,抱歉)······

最近有点喜欢上了京极x绫辻【举枪枪毙】

谢谢你们看到这【鞠躬】

评论
热度(18)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