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霍格沃兹讨论本番外

30粉点梗, @梦魔 

sj,各种注意!


“Cyan,Cyan Jones!”当校长先生宣告着三强争霸赛中最后一位来自霍格沃兹的选手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就连校长先生本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气。

呆坐在座位上的金瞳少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校长先生连续喊了他的名字几遍后,他才恍然惊醒,跌跌撞撞来到选手之间,那张蓝色眼瞳则紧紧看住了他。

在一片教授们的吵吵嚷嚷中,cyan被带到了校长先生的办公室。

“cyan,抱歉了,本来······但你也知道。”虽已白发苍苍但仍不失风采的校长先生欲言又止。

“啧,这就不能让cyan直接认输投降吗!这可是场拼上性命的决斗!Cyan的年龄你是知道的,白银之心”身为cyan教父的clove教授许久未见话语中带着崩溃,甚至叫上了校长先生的名讳。

“不,我不会认输投降的。教父。”cyan垂下眸子,打破教授的声嘶力竭,一字一句冷静回答,说:“我明白的,校长先生。我会参加这次的三强争霸赛,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看见我会活着这个事实。”

校长先生,身为queen的“养父”白银之心,只是叹了口气,拍了拍紧握双拳,垂下眼睛的少年的后背,说:“我相信你。”

“怎么会?”“那怎么可能?!”“这比赛明明是要17岁以上的学生才能参加的,他明明才四年级······”

“这个人肯定是耍了什么诡计吧······”“谁知道呢,看这人平时就奇奇怪怪的。”“可谁也说不准他是不是像救世主一样!”“这世上哪有这么多想要陷害别人的人啊!”“对啊对啊,看他经常和jack争论的,又是个想要拿个大新闻的人吧。”

霍格沃兹学校像麻瓜世界的学校一般,从不缺谣传风言风语之人。cyan皱起了眉头,硬压下心中那个暴怒的自己,不断提醒自己那一封封来自妹妹的劝告,恨不得给自己一个闭耳塞听,穿过自成小队的学生群,径自走回自己宿舍里,将流言风语抛之脑后。

直直倒在床上,手用力抓着床单,似乎想要将其硬生生撕裂,承载黄金的眼瞳中漫起丝丝杀意。

“谁!”迅速起身,抓起魔杖立刻立于身前,cyan眼神警惕望向空无一物的前方。

模糊了的前方,较为白皙的双手显现身影,在其中现身的则是cyan极其熟悉的人,他厌恶地咋舌,心想:“如果眼前这人再多说一句废话,那就给这张总不好好说话的嘴巴狠狠施个无声无息”。

平常多嘴多舌的人此刻却没什么声,这事实可以令cyan直吞下一个鸡蛋。

在cyan思考要把这人直接晾在这里还是把他从窗户扔出去(虽然他知道这个人绝对不会有事就对了)时,那人还是说了话。

“cyan,”那人神情严肃,让他不禁正经起来,他说:“要活着回来。”神情悲壮得像演戏,湛蓝眼瞳留露出一丝戏谑。

身为被告知对象,cyan只是面无表情举起了魔杖。

“粉身碎骨!”

可惜的是在他刚举起魔杖的时候,那人立刻就用了隐身衣隐去了身影并逃走了,魔咒仅能击碎旁边的花瓶,徒留下一串笑声。

Cyan扶住额头,在此反思一下自己从前的交友不慎。

却不想他的心情在那之后,从未有过的愉悦。

 

充满着迷雾的深林像极了黑夜中霍格沃兹隔壁的禁林。

Cyan不知自己是如何到达这里的,他一梦醒来就抵达了这里,这个像极了曾经他追寻着jack硬是闯入的迷幻之地。

摸索着前进,雾浓得无法看清四周,前途漫漫几乎无法寻得出口,迷糊间似乎踢到了某物,酿跄几步后站稳。

倾耳细听,似乎有生物划过土地发出沙粒碰撞的细微声音,迅速回头,迎面直来的是打人柳的枝条。

灵敏跳过一轮,cyan咬紧下唇,如今还是无法看清打人柳的准确位置,内心狠狠咒骂这片浓雾。

下一轮树枝从头顶呼啸而来,躲闪不及的cyan只得闭上眼睛忍受这计痛击,谁料等候多时的打击是一个直击后脑勺的巴掌。

虽然力道不算大,不过cyan还是不禁向前进了几步——托福也离开了打人柳的攻击范围,愤怒向后看去,杀气满满地咬着舌头说:“jack!”被称呼者挑起眉头无辜地摊手,下一秒两人便打了起来。

约十分钟后,两人都有些喘气,cyan眯起略微细长的双眼,威胁意义不言而喻,语气不友好地问:“你又来干嘛?”即使从现状来看是jack从打人柳下救了他。

Jack一脸疑惑抱起双臂,回答:“你问我也没用,一醒来就到这里了。之前的记忆都没有。”随后就抱住了肚子,脸上表情开始诡异指着身前的人说:“比起这个,cyan你竟然会被打人柳弄得那样狼狈,还真是,哈哈哈!”

Cyan再次考虑在这里施展阿瓦达索命咒有多少几率会被发现并送去阿兹卡班监狱,仔细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考虑,毕竟他可没多少把握在他进去后,rose会因为震惊过度而魔法暴走这种事能被制止。

“cyan?”许久未得到回复的人有些疑问。

一反常态,cyan没有和平常一般继续和jack吵起来,反而转过身向迷雾深处前进,jack见状,赶紧追了上去。

两人沉默地走了许久,周围只有踩在沙地上发出的沙沙声,其间jack顺手拉住了并嘲笑差点又再次接近打人柳的cyan,但cyan都以沉默为回复,让jack总是不爽地撇了撇嘴。

Cyan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几次压住自己想要开口的欲望。这是从他们一年级以来,两人难得的独自相处时间,但他却难以开口,无论是对任何事;挑衅也好,污蔑也罢,甚至是对决也是时常发生,性格更是南辕北辙,几乎没人会注意到jack和cyan两人拥有着同样的姓氏。

而他也真的压了一大堆事想要和他说,说不出口的道歉就算了,更多地是想要质问,质问他的我行我素,质问他的成长,更想质问为何他就这样抛他而去······

不对的,cyan摇摇头,对于答案,他自己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

“cyan?你有话想要对我说对吧。”jack难得察言观色,乖巧的样子就明摆着告诉他现在是个好机会。

“joker.”这是小时候rose帮他取的外号,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惊讶被尽收眼里。

“你认为这是哪儿?”

银发少年挑了挑眉头,脸上表情有些抽搐,说:“你就说这个?我之前都说了,之前都没有记忆了。”

“那······”cyan顿了顿,面若冰霜,下达判决:

 

“你到底是谁?”

 

银发少年明显是愣住了,脸上露出了“你这家伙没问题吧”的表情。

金色瞳孔中闪过厌恶。

“只有这种时候‘你’才像他。”

拥有湛蓝眼睛的少年轻笑了起来。

“冤家。”

渐渐微弱的声音随身影而消失。

Cyan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这里是哪了。

当年,他跟着jack而来,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抛下两兄妹其中之一单独行动,虽然不肯承认,但cyan确实非常担心这个乱来的人的安危。

之后每晚,他几乎陪着这个混蛋逛完了整个禁林,还差点因为上课打瞌睡而被扣分,更令人讨厌的是还被那个混蛋说笑。

不过,也托他的福,cyan现在可以非常准确确认自己的位置。

那棵打人柳,就是最好的方位。其实他之前就一直在这里附近打转,无论怎么向前都会回到这里,原因过于简单——幻境。

悄悄靠近打人柳,脚上扫开一片沙地,露出一块蓝色的刻着“J”的水晶——那是cyan亲眼看着jack埋下的。

‘不是幻境,这事是只有我们两人才知道的才对。’cyan皱了皱眉头,排除掉其他可能性,那只有一个可能了。

Cyan抿起嘴,向打人柳冲了过去。

沙地的摩擦使较为柔嫩的皮肤发热而疼痛。不过还算一切顺风,手臂上只有少许被鞭打的疼痛和背上的隐隐作痛,就着这么少的伤势来到了这棵打人柳的“地下密室”。

救世主的传说早已被疯传了个遍,但这个是不同的。

面前伫立着巨大浮雕,精致地刻画了众多神奇生物,厮杀,争斗,亲昵······

Cyan咬破手指,将其按上了浮雕上的独角兽,之后再用血液依次点染匈牙利树蜂龙,火凤凰,再到最后的只有一点点最为模糊的······摄魂怪。

“我不怀好意也不怀恶意,遵循我等意识而行。”这是幼时铭刻心上的话。

“伤寒将逝。”赌上性命的赌博。


面前的浮雕从中间化作星光散开。

Cyan迈开步子向前。

漂浮在半空的精致水晶球,墙上挂着不同地方的地图被标上了各种奇珍异兽,古老的钟摆一下一下摆动,随处乱扔的笔与纸,被附上无数复杂魔法演算的牛皮纸,就连那根魔杖都被扔到了垃圾桶里——不过看情况大概是从桌上滚下去的。

Cyan没那么多工夫去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狠狠掀开负在那人身上的毛毡。

那人只是挠挠头,翻了个身又睡了回去。

Cyan恨不得把他掐醒,不过手在抓住他白皙的勃颈时就停下了。

俯下身,犹豫了许久才在他的手指上留下了轻浅一吻,之后就是毫不犹豫的狠踢,这倒是把一直在谁的少年叫醒了,他哀嚎了几句。

“噢,梅林!超痛!!在干嘛啊!!Cyan!!”看来他完全不知道刚才的事,cyan就放心了。

“没想到就一会儿没见你就变成了弗洛伯毛虫了。”cyan将这句话演绎得满身是刺。

“嘿,我可讨厌那种虫子了,而且我记得你说过那味道不错。”

这让他想起当年rose和jack一次恶作剧将弗洛伯毛虫加进了他的午餐三明治里,面对rose那满心欢喜的眼神,他无法说一个“不”字,不过那味道还真是差点把他带去另一个世界。

按住心中想要释放攻击性魔咒的念头,cyan觉得这人还真是毁灭气氛的第一好手,即使他自己好像也是,不过他是坚决不会承认的。

“我看教父果然是对你的魔药成绩太过放纵了。”

“你不能这么做,我可是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你不能剥脱我的自由时间!!”jack一下子就明白cyan的意思,大声反抗,连带浮在空中的水晶球也上下波动了几下。

cyan一想到这个就有点生气,这人天天熬夜尽全力去改研他那破发明,由此还甚至请了一天假,那是他还以为这人是身体过劳晕过去而担心不已,不过毕竟自己是斯莱特林不好意思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人的活动状态也不好去责备他。

不过这次果然趁这次机会好好说说他比较好吧,cyan这么想着打算开口。

而那个人却抢先一步说:

“不过,恭喜你找到我了。”

湛蓝的眼瞳充满了欢喜,诱导着他去接受他的邀请,去抓住那只白皙的手。

“梦境缥无。”

他解释着一切。

闭上双眼再度睁开,看见的是熟悉的场景,手里握着一张泛黄的牛皮纸与一把银色的钥匙。


第二关——梦境,在梦境中辨别真假,找到你心中最重要的人并从梦境中出来;cyan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在他的梦境中几乎就是jack而已。

就这样的设定,其实并没有怎么写cyan的内心活动······因为分了好几天写,没什么心机写吧,详情大概会在正片中写到。

最近沉迷于奥运······上次这样还是08年的时候,不过这次奥运太恶心了,正如微博上所说:这次奥运最令人感动的是那双目失明,心脏溃烂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的裁判们!

说得太多,总之,谢谢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
热度(19)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