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盗joker】钟爱

欧洲贵族设定,jack性转jean(我很努力在找名字了)

kj,依旧各种注意!!!


盛大的婚礼,鲜红的玫瑰似乎要滴出鲜血。

在教堂钟声响起下,两人在众人的欢呼下亲吻。

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rose几乎是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

有权势的家族联姻是十分正常的事,但她从未想过,她许久才找到的任性至极的表姐竟会违背已逝父母的约定——将与她的亲哥哥cyan结婚——反而答应了这场“政治婚姻”。

Rose在很小的时候常与这位表姐和自己的哥哥一同玩耍,直到她开始展现不同寻常的能力。之后她便和哥哥一同被送到了远离王城的偏远之地,而令人没想到的是一场意外使得一切都开始乱套了。

Jean如今身着白色婚纱,衬得整个人都洁白无瑕,但rose知道比起白色,她更适合红色,如同这周围的鲜红玫瑰一般的红色,那时候的她靓丽的让人移不开眼。

更何况,jean表姐永远都不是能被束缚的,比如她的另一个身份joker——奇迹的怪盗——中就可以看出这人的胡来。

Rose的视线转向了另外一位新人,jean表姐的丈夫,king,一位只有地位却没什么权势的贵族。他的父母与jean表姐一样早逝,不知是不是同病相怜将他们连接在一起,在她回来之时,他们两个就已经打得火热了。

可这真的好吗,rose在内心不断发问。确实,如果jean表姐嫁给king的话,那么将由她的哥哥获得全部的继承权,但是,如果jean表姐嫁给哥哥的话,那么结果还是一样的。jean表姐的父母早已为自己宝贝的女儿而打理好了一切,如此节外生枝让rose无所适从。

此刻,cyan紧紧握住了rose的手,他们是对彼此最为熟知的存在,热量从紧连的双手中传递过来,温柔的让rose想哭。

 

“这真的好吗?”

突如其来的发问让jean完全反应不过来。

King叹口气,上前将他的妻子些许垂下的发丝捻回耳后。

“嫁给我真的没问题吗?”

他不自信的发问让jean非常不淑女地笑了起来,她挑衅地勾起嘴角。

“那你要我嫁给别人吗?哼?”

King觉得自己的一生大概都要摊在这人身上了,退后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弯腰在她伸出的手上带着的鲜红色戒指上印上一吻。

“当然不。”

Jean当然知道他是什么心思,她的家族一直都更倾向于同族人结婚,更何况她的父母早年便与cyan的父母定下了约定,为了保证jean不受苦难,但这都不是jean想要的。

遵从本心,永远都是jean的信条。也因此,她成为了joker,也多次没心没肺地拒绝过king,解救了cyan和rose,也多次装男装跑到大街上装会儿流氓混子······

不过,这算是个意外。

Jean看着那双印着她倒影的眼睛,在内心里吐吐舌头。

 

“真不敢相信,像您这样幽默风趣的先生,我之前竟然没发现。真是,失礼了。”穿着高贵的贵族少女夸张地表示着自己的感情,雪白孔雀尾的扇子随着动作而抖动。

蓝紫长发的贵族带着迷人的微笑,说:“怎会是你的错呢,小姐。”

他微微举起手中的酒杯,向着贵族少女轻轻干了杯,视线则漂向另一边。

那人艳丽依旧,她装着与周围少女不同的较为保守的礼服,但那上面精致的刺绣显示着她不低的身份,在各大贵族之中游刃有余。

贵族轻缀一口红酒,有些遗憾。虽然鲜红色的礼服非常衬她,但那实在不适合在这种场合上。

“先生?”贵族少女察觉到他的走神,有些不悦。

贵族赶紧移回目光,抱歉地微笑。

少女则得寸进尺,微微靠上了已成年而身材挺拨的男性身上,暗示十足。

贵族顺从弯下腰,亲吻了她。

乐声响起,欢愉的人们翩翩起舞,照进的月光在这灯光摇曳的世界中恍若多余。

奢华而糜烂。

银发少女,不,应该用少妇来形容了,轻轻将手置于另一个男人手上,似乎在将一切交托。

 

“这可真令人难受。”

贵族将自己年轻的妻子拥入怀抱,他的妻子则轻轻抚摸自己心爱之人蓝紫长发。

“若是想要获得权力这是必须走过的路。”

他早已熟知,但看到这人在离开他的时候仍然心痛不已,早在这个人带他走出深渊之际,他便无法从她身边逃脱。

微微颤抖拿起那只手,在那只镶着鲜红宝石的戒指上虔诚地印上一吻。


很短很短,大概把自己喜欢的都写了,琢磨了蛮久的了吧,毕竟文力不行,文风也不好。尝试想表达出来,我很喜欢那种欧美风格的文章,不如说十分喜欢那种很有特色的文章。

古欧洲的纸醉金迷是我印象最深的感觉了,kj两人倒是很恩爱【笑】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
热度(19)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