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怪J】暗恋

allJ注意!!!各种预警注意!!!文渣注意!!!

前提提要:霍格沃兹设定;故事前提:Jack盗走了一件宝物,阻止了某人的复活,正逃亡第三天。依然是迟钝到不行的Jack

“真般配啊,他们,不是吗?”拿着孔雀羽毛折扇的贵妇人声音尖锐。

“这是自然,夫人。”帮忙斟酒的老管家帮衬道,视线透过玻璃杯看向不远处的一对男女。

男性有着高挑的身材,酒红色的长发以及刻薄的眼神,贴身的西装,全身上下透露着贵族的气息,而站在他旁边的女性,金发蓝瞳,笑容精致的如同玩偶,全身上下都无可挑剔。

贵妇人晃动着自己酒杯,走上前,说:“看来,Dump你和我女儿Lita相处得不错,你们决定何时结婚呢?”

Dump瞥了一眼她,牵起Lita的手,笑着说:“婚姻本是大事,只要Lit完成学业,我便立即展开最盛大的婚礼来欢迎我们庄园的新女主人。”

‘谁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呢?’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不是吗,Lita?”贵妇人提高声调,示意自己女儿。

金发少女的脸上挂上了更为开心的笑容,声音轻柔说:“那是自然,母亲。”

Dump亲吻他的“妻子”的手。

‘Doll.’

送走了那对母女,Dump有些人受不了地坐在沙发上,老管家知趣离开,出现与离场同样快速的家养小精灵立即摆上主人所爱的菜式后,又移形换影离开。

‘“就这种人还想娶我们家女儿?就算有契约又怎么样,哼!”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家的钱的话。”

“自然自然,Dump少爷想何时迎娶我们家女儿呢?看,我们这还保存着当年和你父母一起定下的契约呢。”

“确实,我有喜欢的人了,那又能怎么样呢。”’

盘旋在心底的话,无法消散。

 

休憩一会儿的大少爷决定稍微出去透会儿气,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出来后的景象能有多少心理安慰。

躺在灌木丛中的少年身上的巫师袍已经有几个裂口可以看到里面的伤势,还有许多小划痕存在袍子上和脸上,而那张脸是他永远都无法忘记的。

“Jack Jones?”他上前稍稍检查了他的伤势才叫来了老管家,抬这个病人入房。

他可从没想过要帮忙治疗,就算成为尸体,也能及时在腐烂前扔掉,这是Dump所想的,如果不是后面有人闯进他庄园的话。

‘看来,庄园的结界不修改不行了啊。’他的目色深沉,恶狠狠看着闯进来的人。

“交出那个银发少年!!”

“我们可是看到了!”

浑身漆黑看不清长相的人高声厉喝。

“我说,就算是食死徒也没这么大胆,就凭两个人敢闯进纯血家族的庄园,”刻薄的唇瓣吐露轻蔑,说,“哪来的自信?”

“呵,就凭现在你这无能,依靠着父母的孤儿……”没能完成的话语就被一记“四分五裂”吓得住嘴。

“我觉得,你们也不介意我使用一次黑魔法来让你们住嘴吧。”暗蓝的眼瞳蔓延着怒火。

“昏昏倒地!”少年独特的声音从Dump身后传来,击中了闯进来的两个人。

Dump回头便看见拿着魔杖疑惑打量着他的少年,警惕地跟只猫一般,不过想到他最讨厌的便是猫,嘴角不禁勾起一点点弧度。

“那个,很谢谢你带我进来就是了,不过我就连帮我处理一下伤口都不行吗?”身材有点娇小的少年稍稍表达一点不好意思后便开始埋怨,“还有,那个,请问你是?”

早就猜到结果的人,并没有多少废话,指示门的位置后便淡漠地说:“我从不碰那些东西,你爱死爱活关我什么事,门在那,既然可以走了就慢走不送。”

“诶,你这人还真是无情~”少年依然警惕拿着魔杖,拉长声音的语气像极撒娇,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径直向门走去。

酒红色长发青年闭着眼睛,慵懒坐在沙发上,听着打门被打开的沉重的历史感。

在门被关上那刻,有点点像极女性的声音传达了过来。

“总之,谢谢啦。”

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在心底里嗤笑自己。

‘这是错的。’却忍不住想象少年在床上用那种声音呼喊着的景象。

窗外翅膀扑扇的声音打扰他的思考,霍格沃兹学校的猫头鹰。

King Spadon的信,他叛族的“亲戚”的孩子,即使现在被家族重新接纳,毕竟纯血家族的人越来越少,他依旧不回,只会在寒暑假期间定时写信送礼,也是他从这里蛛丝马迹知道jack的来源。

而现在突然来信,Dump笑容引人注目而危险。

‘除了因为他,还有什么呢?’

‘不过真是可惜,没能带他去早已准备好的房间。’

 

——金丝雀的牢笼。

 

 

“Jack!!!”激动得不能自己的少女狠狠扑了过去,抱住凭自己力量回来,被抱住无法呼吸正“啊啊”大叫的银发少年。

旁边的绛蓝发色少年安心松了口气,说:“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嘛嘛,总之,我回来啦King还有Queen。”Jack笑容灿烂,那双蓝色眼瞳流露着自信。

“不过你还真是乱来。”Queen帮忙拆开少年自己乱绑的绷带再自己擦药,换新的缠上。

Jack不以为意,说:“才没有呢,我可是深思熟虑啊!!不过,Queen你现在不会害羞啦~”伤未好就开始调戏自己的青梅竹马。

看着少年未绑上绷带光裸的上身,年华正好的金发的少女笑着拍打少年的背,有些害羞说:“就凭你才没这种本事呢,我喜欢的才不是这个类型的。”完全不顾被打的人快要噎气,King则默默摇头,拿着一些颜色奇怪的魔药,说:“喝。”

Jack耷拉着脸,他可没办法在两个童年玩伴手下逃过去,刚打开一瓶准备灌下去就被气味恶心到了。

“Merlin啊!!这是什么啊!!!”

“没什么,什么作用都没有的东西而已。”罪魁祸首耸耸肩,一脸不要在意。

Queen则在旁边咬悄悄话,“真可惜,没喝下去。”

“喂,你们太过分了啊!!呜呜~阿八在哪里啊?”Jack委屈瘫坐地上。

两人一人一边扯着Jack的脸说:“你也不想想,现在可是最为关键的备考时候啊,被你这种人打扰的话,阿八得多困扰。”

Jack赶紧打掉两人的手,捂着自己有些红肿的脸,翻个白眼,嘟囔着“我就知道你们是这样的人,恨不得比你们早点去见Merlin.”

Queen看着King抿抿嘴巴,知趣说了句“我先走啦,顺便去看看阿八那边怎么样了。”便推门出去,非常细心关上了门。

Jack知道King绝对是有话要对自己单独说了,静静看着他,刚才的玩笑话儿一点也没往心里去。

就这么胡乱自己思考的人一下子被拉进一个怀抱任谁也是不知发生什么的感受,不过凭着多年对好友的认识,Jack没有废话,安安静静回抱他。

 

霍格沃兹的普通学生俨然不知道著名的捣蛋鬼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消失几天后又再次出现还没被教授扣分禁闭,不知情的学生都默默给着眼神。

“看来你是没事了。”来自一贯阴沉的斯莱特林的招呼,Jack反而更是兴高采烈,边往嘴里塞着吃的边含糊不清说着话。

两边优雅吃着盛宴的人异口同声提醒,“吃完再说。”让Jack硬是噎着了。

斯莱特林一脸无奈,拿起桌上的水杯递给他,全然不顾底下一片惊呼和一大堆“果然Jack前辈和Cyan前辈是一对。”的指指点点,连斯莱特林的院长Clove教授都睁只眼闭只眼。

“当然,你当我是谁啊!不过你没告诉Rose对吧?对吧对吧?”眨巴的蓝瞳饶是可怜。

“当然没有,我哪能让Rose因为你而担心。”Cyan细挑的眼神满是不可能。

“那就好那就好。”急忙点头的少年乖巧的不像平常的他,还偷偷在Cyan手背上画无序的线,Cyan一脸无奈扶额,摆摆手便离开了格兰芬多的座位。

斯莱特林离开后,一大群格兰芬多便围了上来,盯着不断在吃的Jack一脸不怀好意。

Cyan一坐下,旁边银发紫瞳的少女边看着自己指甲边说:“他又拜托你什么了?”

金眸的少年斜着眼看她,说:“不关你事吧。”

少女吹吹指甲,笑了。

“我可是在帮你啊,你再不看好他的话,我倒是大概可以知道接下来的事啊。”

纯血的Halls家族的预言师莫名对Jack抱着极大兴趣,连带着Cyan也受着牵连。

“你说什么,我可没……”Cyan皱着眉头。

“嗯哼?”看不透的紫色瞳孔看了过来。

‘我可知道你在想什么?’Cyan能猜出她没说出来的话。

‘真是好笑,现在连摄神取念都无法看透的他能被一个14岁姑娘看破,这说出去都丢了Jones家族的脸,可是……就是这样……’

没啥想说,快期末了,大家都辛苦了。总之,最近就是很闲,蛮多课都结了,还没考试但就是不想复习,救命!!给我一个不是不想挂科而去复习的理由【哭唧唧(挂一科杀一个舍友)】
顺便,解释“doll”有漂亮女人意思,也有玩偶之意(来点一语双关?)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34)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