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朦胧,未来的道路永远看不清····
是个渣

  雾骸语声  

“路明非开始幻想首尔市里会不会真的有很大的海棠花树,绘梨衣穿着白色塔夫绸的膝上裙和高跟的罗马鞋,拿着两个冰淇淋,站在红色的花树下等他。夕阳西下,他却一直没来,绘梨衣默默地吃着那两个冰淇淋,慢慢地哭了起来。“

海棠树下等着路明非的绘梨衣·····这姑娘真惹人怜啊····虽然画得有些奇怪不过考虑上色······

评论
热度(1)
© 雾骸语声 | Powered by LOFTER